第609章 公仪陨落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609章 公仪陨落 文 / 栗子糕

    想到这里,菏泽不得不松了眉宇,沉声道:“他日还请魔主出手解除转生池封印,苏姑娘才好进入其中修炼。”

    意思是答应了苏锦进入转生池修炼,前提是解除了封印。

    上无眸光发冷,有些嘲讽之意。

    “又有灵魂来了,还请苏姑娘行个方便。”冥鲁突然开口。

    话音落下,几人面前出现一个旋转的黑洞,疯狂滚动的黑色气流卷动风云浪花,下一刻,一团几乎透明的灵魂被打了进来!

    “我不甘心!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这灵魂的声音格外凄厉惨烈,尖锐中带着叫人毛骨悚然的怨气,怨气层层叠叠,此起彼伏,触及怨气,只觉得自己都被感染了,胸中不甘愿呼啸而来,浓烈的不甘充斥心扉,比之翻滚的黑色云浪还有凶猛三分。

    这就是怨气的力量,叫人无法抗拒。

    苏锦却是猛然上前一步,张口道:“公仪修?”

    灵魂尖锐刺耳的不甘戛然而止,并且迅速转身,循着声音来处找到苏锦:“阿锦?”

    此时的公仪修已经不是偏偏公子的模样,五官夸张的扭曲着,撕裂着,双目凶戾残忍,杀气浓重,一头长发无风自动,与冥界关押的恶鬼煞星也没有多少区别。

    苏锦微微皱眉,她离开的时候公仪修还好好待在铃音帝国,并且跟夏老头儿在一起,这才多久的功夫,怎么会…

    问道:“怎么回事?”

    公仪修扯了扯碍事的长发,直接走到苏锦身边,眼泪啪嗒啪嗒往下,委屈巴巴:“你怎么也下来了?难怪那个神王天歧突然发狂,所到之处惨状连连,与你相识的人,几乎都受到波折,不是重伤就是惨死…”

    苏锦咧咧嘴,喉咙有些发堵:“我哥哥杀的你?”

    公仪修张手想要拥抱苏锦,却被旁边的上无一脚踹飞,本就透明的灵魂一下子变得透明,忽隐忽现。

    苏锦瞪了上无一眼,后者冷冷的看着她,一脸‘你不守妇道’的表情。

    冥鲁急忙上前,输入大量灵魂之气,叫公仪修免去魂飞魄散的结果,低声叮嘱道:“此为魔族之主,最是冷酷无情,得罪了他只有一个下场,悠着点。”

    魔主凶狠残暴,眼中没有是非对错,只有愿不愿意,杀人不需要理由,看不顺眼直接动手,什么道理?抱歉,他不知道!

    也就是陨落之后,心狠手辣突然收敛很多,但触及苏锦,便是逆鳞,哪怕和苏锦只是普通朋友关系的公仪修。

    死亡的恐惧占据心扉,堵得说不出话来,好在这个看起来还不错的灵魂及时救了他。

    缓过气来,公仪修心有余悸,道:“谢谢。”

    冥鲁龇牙一笑:“不用谢,只要你选择成为灵族,便是最好的报答。”

    公仪修一脸茫然。

    没经过转生池的洗刷,是不知道冥界的秘密的。

    冥鲁笑得高深莫测,扭头看向苏锦:“劳烦苏姑娘。”

    苏锦摇头:“抱歉,公仪修是我的人,他还不能死。”

    公仪修踩了钉子一样蹦了起来,瞬间离开冥鲁百尺远,想了想又窜到苏锦身后,弱弱道:“抱歉,我还不能死。”

    冥鲁气笑了,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灵魂强大者,不同于时候就变成游魂的弱质灵魂,这新魂可是一大宝贝啊,好好培养,成为冥界顶尖高手指日可待,说什么不能死?

    死都死了,还不能死有什么用?

    “可是,他已经死了。”

    冥鲁屈指指向公仪修,不算多凝实的灵魂突然闪烁了两下,紧接着便是幽幽钟鸣,好似有什么东西打在身上,叫公仪修身上的带上一层薄薄雾气,神秘虚无又带点脆弱。

    公仪修沉默了良久才哑声开口:“阿锦,我真的死了。”

    口气充满颓废与绝望。

    苏锦忽视上无古怪的眼神,道:“别担心,我会叫你复活。”

    扭头看着菏泽:“我想,冥界定然有法子叫人死而复生的法子吧?”

    只要转生池还没有解除封印,冥主大人就要受制于人,而她,开口要求复活公仪修自然也就理直气壮。

    冥鲁面色一变,在菏泽开口前果断拒绝道:“苏姑娘,死了就是死了,违背天意逆天而行,于他于我们都没有好处,三界各自为政,但其实是有天罚存在的,他已经死了,死了,死了!违规复活,他就不可能在进入转生一道,死后只能泯灭天地间,并且,人界会排斥他,冥界会排斥他,因为他已经不是冥界和人界的人!这后果你能承担么?还有,你助他逆天而行,将来升天之路定然承受百倍天罚,苏锦,你以为你是谁?”

    这话语毫不客气,甚至带着指责和质问,激动之下,冥鲁脾气自然会上去,红亮而气势汹汹。

    苏锦看向公仪修:“死后魂飞魄散,你害怕么?”

    公仪修突然笑了,嘴角绽裂夸张:“死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还管什么魂飞魄散,活在当下才是,我公仪修不曾害怕!”

    掷地有声,充满坚定。

    苏锦满意的点头,死了去什么地方都不知道,纵然转世重生了,那也是另外的自己,管那么多干什么?

    苏锦看向脸色难看的冥鲁:“人界、冥界不容他,那就去天界,天罚算什么,我苏锦不信天,不信地,也不信命,我只相信我自己!”

    自己的选择,哪怕最后头破血流不得好死,那又如何?

    上无猛然抓住苏锦,力量之大,竟是捏碎了她的手臂,化成点点黑色光芒洒落在地,苏锦皱眉,看了一眼上无,而后动了动灵魂之力,重新凝聚一只手臂:“你干什么?”

    上无漆黑的眸子凝视着苏锦,半晌不语,曾经的苏苏就是这样冷硬果决,最后碰得头破血流,不得好死,现在再一次经历,只觉得心口发疼,苏苏,你可知道,我宁愿代你受之?

    上无的表情太过深沉,苏锦敏锐觉得与自己有关,想了想道:“过去的已经过去,或是风光无限,或者悲惨不得善终,那是过去的我,如今的苏锦贪生怕死,断然不会叫自己面对死亡。”

    上无眸光闪了闪,没有说话。

    苏锦再道:“何况,我还有上无啊。”

    我还有上无。

    上无眸光幽深三分,眼眸淌出点点星光,唇角上扬,好似万丈荣光打着身上,亮的惊心动魄又不敢睁眼相看。

    上无笑道:“是,你还有我,上无不会叫苏苏面对死亡。”

    苏锦扯了扯嘴角,浅浅一笑:“嗯。”

    公仪修:“……”我都死了,你们还在卿卿我我,注意点场合行么?

    行!

    苏锦记得正事要紧,道:“冥主,还请行个方便,公仪修不怕死后灰飞烟灭,我也不惧天罚当头而下,事在人为,我二人自己的选择,后果自然自己承担!”

    菏泽深深的看着苏锦:“哪怕,此后冥界三天无法接纳灵魂转世,你也觉得没关系?”

    助纣为虐,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苏锦冷漠一笑:“与我何干?”

    我认识的只有公仪修,其他人于我而言可有可无,我为什么要为了别人心生愧疚?

    不,我不会!

    苏锦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没有兼济天下的良苦用心,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操心太多。

    菏泽眸光变得阴冷,自私自利得理直气壮!

    不过…

    “本冥主答应!”菏泽冷道。

    冥界已经十万年等不到新生与轮回,何区别再来三天?

    十万年已过,三天根本不算什么。

    苏锦郑重点头,微微低下头:“多谢冥主网开一面。”

    菏泽冷笑一声,却是没有回答。

    冥鲁有心阻止,终究在旁边月晋的拉扯下住了口,什么三天,明明是三百年!

    人情不好亏欠,把柄捏在别人手中,只能低头。

    很快,公仪修被架上灵魂之气构建的棺木之中,菏泽冷道:“闭眼,屏气凝神,放空思绪,回想你死去的过程,记住,复活之后不可过多惦记冥界,入冥界之道已经斩断!”

    公仪修不知道怎么形容复活的感觉,全身心沉浸在身体被凌迟、血肉尽碎的痛苦诡异中,天歧因为苏锦的离开完全癫狂,杀人挑着人,怎么残忍怎么来,越是和苏锦亲近之人,死得就越凄惨,就如他,骨肉尽数被撕,已经没有人形!

    ……

    白布缭绕门上门下,整个公仪世家沉浸在无声的悲伤中。

    “家主!”

    一人急匆匆而来,面色涨红,充满惊恐。

    灵堂两侧,白布云头幔帐轻撒,一个赤金红底大棺木摆放正中心,身着白色素服仆从跪了一地,陪伴着他们各自的主子,为死者烧纸守灵。

    一侧,公仪景满脸沧桑疲倦,张口呵斥:“住口,滚出去说!”

    那人急得不行,竟是直接脱口而出:“大公子!魂灯亮了…亮了…”却又灭了。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就听到一阵撞击声,惊恐抬头看去,那陈列正中心的棺木正一突一突的跳动着。

    灵堂上瞬间安静下来,真哭假哭的声音全都消失,一瞬间竟是落针可闻,所有人面面相觑,从彼此脸上看到恐惧与难以置信。

    过分安静,叫一点点动静都被清晰放大。

    那突突的声音叫公仪景猛然从错愕中醒来,大步踉跄而去,差点就摔倒在供桌之上,有些不安道:“小、小修是你么?”

    是你回来么?

    哥在这里,你是不是太疼了才回来了?告诉哥,你回来了,回来了就不会走了!

    “哥…”

    棺木传来声音,很轻,很浅,很脆弱,也…很痛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