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升天三卡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611章 升天三卡 文 / 栗子糕

    就在苏锦被打入转生池中心、身形完全消失一瞬间,冥界天地剧烈晃动,更为凶猛狰狞的雷电重重落下!

    大朵雷云在大地炸开,漩涡盘绕,气势恢宏!

    菏泽被重重打飞冲去,大口鲜血喷出去,身形差一点就消散了,而上无,稳立当场,衣玦翩翩,一头柔顺青丝随风而动,却是八方不动,固若泰山,目光不负温柔意,只有冷漠残忍与讥诮:“天歧,十万年前本尊放过你,十万年后,本尊断然不容许你再撼动苏苏,苏苏,注定是本尊之人,哪怕死,也只能是本尊亲自动手!”

    菏泽刚刚站定,就听到魔主近乎宣誓的话语,心下狠狠一动:人界,终究逃不过沦为神魔战场的悲剧,一个苏锦而已,果真红颜祸水,着实该死!

    上无冷冷觑了菏泽一眼,冷道:“三百年,本尊归来之时,时光阵法有分毫损失,本尊踏碎你冥界。”

    菏泽冷汗狂流,比之一重镜主更加憋屈!

    堂堂冥界之主,却不得不牵挂着冥界百万灵族而瞻前顾后,受制于人,叫这于他平起平坐的魔主嚣张狂妄,为所欲为,此为君子与小人的差别,胸怀天下,所以顾及良多,内心自私狡诈、为目的不择手段、不顾他人生死,进而放肆作为!

    上无自然看出菏泽心中所想,轻蔑一笑,不是他的子民,不是他魔族之人,是死是活与他何干!?

    余光看一眼运转流畅的时光阵法,身形一闪,直接消失在原地。

    菏泽狠狠松了一口气,同时,鲜血再次淌出来,高大身躯瞬间萎靡下去,化成一朵黑漆漆的云,很快又变成小撮黑色火焰,于昏暗天地之间,不起眼得叫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天上的雷电还在继续,一道道,越来越狰狞凶猛,但是仔细看可以发现,这些雷电无一不是失去准度,打不中转生池所在,显得凌乱复杂,好似恼羞成怒一般,竟是扩大范围,无差别攻击!

    直到…

    一些无辜魂民被打得魂飞湮灭,那雷电才一点点缩小,直到完全化为虚无,彻底消失在天地之间。

    菏泽轻轻一叹,有疼惜,也有冷漠,更多的却是隐忍。

    天罚也不是无所不能,伤及无辜便会退缩。

    这也是菏泽的算计。

    ……

    苏锦身陷转生池之中,灵魂之气的浓郁浓烈得化气为水,此时,她正泡在这池水之中。

    想到上无那张含情脉脉的脸庞,眼角微微上扬,唇角轻抿,一种不知名的情绪从心头蔓延,脑海中有一段记忆:曾经有这么一个人深情款款凝视她,不说一话,只是看着她,那时候,她身边有个人,是谁她看不清楚,但绝对和她相处亲密。

    “上无,你到底和我是什么关系…”苏锦低喃,脑袋一点点抽疼,刺在脑中那细针,终究是松开了,宛若流水一样的记忆蔓延各地,浸泡了心扉,很疼,疼入心扉,然后是铺天盖地的仇恨,恨意滔天!

    “你恨么?”一道声音,满是讽刺。

    苏锦记得,这是她自己的声音,上一辈子的声音。

    苏锦不语,身体各处却是紧绷起来,排斥着灵魂之气的灌入,肌肤被一点点撕裂开,好似盐水涂抹伤口,刺激得冷汗淋漓。

    以前的自己道:“从出生开始,便被囚禁在山洞里,最大的乐趣与渴望,就是他的到来,陪我说笑,同我说遍天界各地之景,于是,我不再满足方寸之地,开口求他放我出去,然而,他说:‘对不起,我是神族的王子,我有责任守护这片天地,但是父皇说了,你是邪恶之人,放了你,天下会打乱,魔族会叛起。等我几年,等我长大,成为一方战神,亲自灭了魔族,到时候娶你过门,你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好不好。’好?怎么会不好?”

    以前的自己突然发出讥笑:“我知道他的顾忌,魔族猖狂,所有恶魔以恶为常,他们到处杀人挑事,他经常在我面前提起,我怎会不知?”

    “直到我救了一个小魔,小小的一团,眼神凶狠得比狼月山上的啸月狼还要狠戾三分,我却觉得可爱,并且私自将它藏起来,小心照顾,从此以后,我枯燥的生活多了乐趣,那就是逗弄这个小魔,也教导各种本事。”

    “我喜欢将它残忍丢进凶兽堆里,看它狼狈挣扎、狼狈反击、一身血肉模糊几乎活不成却充满仇恨瞪人的凄惨模样,看,鲜活的生命,鲜血淋漓的模样,多么好看?而我,从来不知道疼痛有什么不能忍受的,可以忍受的疼痛,那都不算多疼。”

    ……

    苏锦面色渐渐恢复正常,这个小魔就是上无,那时候的上无还不是魔主,只是一个受尽欺辱的小魔,族人欺负,为了取乐某个贵族魔而将之丢进神族,看着他挣扎得逃跑躲命而哈哈大笑。

    却不知道,上无因此获得机缘,叫苏锦捡了去,虽然以耍弄为目的,却也真实教会他很多,实力以及心狠手辣,还有冷酷无情。

    可以说,现在的上无阴狠残忍,目中无人,完全是以前的苏锦一手刺激出来的!

    苏锦忍不住扯了扯嘴角,上无多次将她推出去挡箭,似乎是学着她曾经对待他的模样,那倒是她自作自受了。

    “可恨的是,我以为我可以全心全意等待他来娶我,带我到处游山玩水,结果呢,他父皇野心勃勃,为了心中野心,为了什么三界之外,竟是将我打落凡尘!百世轮回,世世不得善终,至死孑然一身,凄冷孤独!”

    “他却无动于衷,冷眼看着我跌入凡尘!”

    以前的自己变得激动,声音充满恨意,好似凶猛潮水,翻滚滔天巨浪,毛骨悚然的笑声荡气回肠:“他怎能眼睁睁看着我陷入绝望之地?但凡他出口说一句,哪怕没有半分用处,我也甘愿!但他没有!我恨!我的生命中只有他!他却将我当成戏耍的对象!”

    苏锦拧眉,心口泛起浓烈仇恨、不甘、绝望与痛苦。

    爱是什么,那时候的苏锦不知道,只觉得生命中只有他一个人,他就不能够离她而去,视而不见,冷眼看着她受苦受难。

    “去吧,现在的我,我不甘心!你自然也不会甘心,我助你重搭天梯,你为我们报仇雪恨!神主想要称霸天界,你就粉碎了天界,神主想要三界之外,你就打破之外去路,毁了天界,毁了神族!”

    那声音疯狂大笑,尖锐凄楚,悲怆得叫人头皮发麻。

    苏锦捂着心口,极端又疯狂,这就是以前的自己,仰起头,认真道:“很抱歉,你是你,我是我,纵然百世轮回不得善终,那也是各自没有本事,我不是你,你的仇恨我不会接手,但那神主敢对我动手,不用你说,我也会搅动天地不得安宁!”

    苏锦不赞同什么前世今生,前世过得再凄惨,受苦受难的也不是她,下辈子再怎么高贵富庶、顺心幸福,那也不会是自己,诚如公仪修所言,死了什么都不知道了,执念于不是自己的过去未来有什么用?

    徒增烦恼!

    以前的苏锦停止了凄厉控诉,好似在思考怎么回答,苏锦继续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会叫他知道什么恐惧。”

    这话说得极为平静,好似吃饭喝水一样。

    良久,苏锦以为那声音消失了,那声音却是开口了,没有恩怨仇恨,没有激动尖锐,只有平静:“你比我更加冷漠残酷。”

    苏锦不语,全身毛孔舒展,吸收着浓郁灵魂之气,再之后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升天路搭建很简单,一共三卡,一是龙珠,二是凤血石,三是归元令。”

    说完这句话,那声音彻底消失了,良久良久,久到苏锦完全沉浸修炼之中,那道声音都没有再出现过。

    龙珠,便是人界散落各地的龙脉之精华,苏锦手中有一颗金系龙珠,其他的,只待收集。

    此时的苏锦还不知道,圣灵大陆的五颗龙珠有三颗落在上无手中,剩下的一颗,归宿不定,等待争夺,也是上无故意留下的一个陷阱。

    凤血石,就是十万年引得罗克礼四处奔走、最后殒命的重宝。

    而归元令,却是罗克礼将搭天梯所用的印天水封印在三个令牌之中,分为两个弟子和自己,变相的交给三个徒弟,只待十万年后苏锦的出现,一一找回来。

    另一边,上无冲出冥界,奔赴圣灵大陆。

    “尊主!”地魔自地下现身,恭敬跪拜。

    上无道:“如何?”

    “圣灵大陆大乱,无数强者陨落,颂楚全力抵抗,俨然有圣灵号令群雄的趋势。”地魔说道,余光看到血魔那小子带着一个小山一样的壮汉,却是屠牛,这小子竟然得尊主亲手治疗,那对完全报废的肉翼恢复如初。

    似乎察觉到地魔的注视,屠牛咧嘴一下,凶狠而丑陋。

    地魔默默收回余光。

    上无道:“还不够,屠牛交予你手,血魔一同前往,拖住天歧,在苏苏出来之前,不可毁天灭地。”

    “是!”三人齐齐应声,而后各显神通,地魔入地,血魔成血雾,屠牛撩蹄子拔足狂奔,消失不见。

    上无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变天了,这一刻终于要来了。

    十万年筹谋,很快就要验证最后的结果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