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还是朋友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613章 还是朋友 文 / 栗子糕

    此话一出,在场人类强者无一不是一脸‘你是不是傻’的表情看着颂楚,这些日子以来,莫里城城主的表现叫人刮目相看。

    他率领莫里城兵力全力对抗神王天岐,不计损失,不顾生死,几次三番从天岐手中抢人。

    时间久了,颂楚便成为一群人的领头羊,哪怕是几百岁上千岁的老怪物,也没有出口反对。

    所以,颂楚站出来为魔人说话,所有人只会觉得不可思议,却不会出声讽刺。

    “魔人是魔宫之人,虽说行事手段亦正亦邪,然,残忍凶戾是他们惯用之手段,颂城主年纪不大,或许看得不甚清楚,然,颂城主可以问一问在场的老前辈,魔人究竟可不可信!?没得背后使尽阴谋诡计,误伤了‘自己人’!”一年轻人突然站出来,眼含鄙视与嘲讽。

    以为得到众人拥戴就上天了么?魔人,那些原本都是人类,却自甘堕落,沦为半人半魔的鬼样子,动不动就杀人,手段残忍,这样的人如何可信?

    到底被捧高冲昏了头。

    颂楚看了那年轻人一眼,这人他认识,十大世家之一的南宫少主,和上无、苏锦有过节因此记住了他。

    “南宫少主当真打算在此地与我辩论魔人可不可信的问题?神王可是不等人呀。”颂楚似笑非笑的拦着他,先入为主,此人是苏锦和上无的敌人,那就是他的敌人,管他说的话究竟是对是错!

    感觉到四周的注视以及神王的讥笑之声,南宫子棋面色难看,此话现在说来的确是不合时宜,没想到自己也有冲动忘了分寸的时候。

    闭了口,南宫子棋将颂楚记恨上,打算以后报复回来。

    天歧好似没有听到两人之间的唇枪舌战,只是追问血魔:“她回来了么?”

    血魔唇角上扬,邪性更添三分:“我尊主与夫人恩爱两不疑,此时如胶似漆,怎么会出现在乌烟瘴气的圣灵大陆?”

    “闭嘴!”天歧头顶白发瞬间竖起来,根根带着罡风,额头青筋暴跳,琉璃双眼盛满无助与绝望。

    为什么?

    为什么!

    连哥哥都不要了,为什么不给我机会?

    十万年之事的确是他的不对,那时候太过年轻,不知道什么是爱,什么是生死相随,只有满脑子的神族强盛、威武不容侵犯,她只是一个阶下囚,年少轻狂许下的承诺怎能当真?

    直到她死了,被打入凡尘,此生不见。

    他才知道,当爱变成了习惯,习惯变成了理所当然,等到失去之后,那理所当然吞噬了习惯,习惯叫他知道:我爱你。

    若是没有上无,他有一生的时间去弥补、去挽留,哪怕后来她重新想起来,也不会再离他而去,然后他会完成他许下的承诺,覆灭魔族,之后带着她看遍三界风霜雨露,给她最美的一生。

    可是上无出现了,这个魔主以强硬霸道的手段,抹除他为她镌刻的步步台阶,在她走向他的阶梯上横插一杠!

    魔主,上无,天冥上无!

    双目变成赤红色,若雪白发恐怖纷飞,仅剩的一点神圣之光终于消散。

    就在这时,血魔勾唇一笑,扬手一挥:“众魔兵听令,即刻动手!”

    颂楚率先带人迎上去,五行灵气充斥这片天地,将乌云滚滚的天际染上几分光彩。

    白发狂飞的天歧面容冷峻,周身笼罩一层黑气,与之魔族身上的黑暗气息完全相同,也更加浓郁三分。

    这时候,众位人界高手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们当了刀子,替那消失的魔族逼迫神族,也趁机逼疯神族,更打算借机杀掉神族!

    后知后觉的想要退宿,却已经是来不及了,哪怕身不在战场之中,也要为神族的无差别攻击做出抵抗。

    神王天歧,终究失去了神族的尊贵身份。

    ……

    时光阵法作用之下,三百年不过几个时辰。

    当苏锦从那转生池走出来的时候,身上不再是漆黑一片,而是耀眼似火焰燃烧的大红锦裙,本就妩媚入骨的容颜,此时多了一股岁月沉淀的稳重与冷漠,微微上扬的眼尾风华无双。

    她第一眼看到不是上无,而是冥主,唇角微勾:“我记得,十万年前的冥主不是你。”

    眉心那朵本该清纯可爱的栀子花,此时变得诡谲危险。

    封印完全解除,契约完成成型!

    一旁被忽视的上无身躯猛然一僵,高大身躯绷紧,宽大兜帽一瞬间耷拉下来,遮挡俊朗无双的绝世容颜。

    她,会生气么?生气他自作主张,安排她的一生,也定下她的未来?

    上无抿直唇角,收敛身上气势,缩小存在感。

    隐隐流淌几分忐忑悲凉。

    菏泽愣了愣,有些奇怪道:“你怎知晓?本冥主之前的确有个冥主。”

    那时候三界打乱,飞天路断裂,前冥主不敢心,因为他飞升在即。

    没有任何交代,前冥主直接抛弃冥界,孤身离去,至于最后是否飞升成功,他也不知道。

    之后的十万年于他来说十分辛苦,每一日都活在壮大冥界的信念之中,再后来发现灵族不再增长,反而死伤无数,这才匆匆收回势力,不再与魔主不死不休。

    苏锦微微一笑,眸光晦涩,听不出喜怒:“因为啊…他告诉我的。”

    他是谁?

    上无知道,那不是自己,而是他,留在她身边几百万年的他。

    苏锦终于想到了上无,这个人,此时像缩头乌龟一样将自己隐藏起来,好似不敢见人。

    苏锦微微一笑,笑声清浅悦耳,毫不掩饰眉眼中飞扬,几分惊心动魄的美叫菏泽忍不住红了脸。

    强势霸道呢?那些将她推出去名为历练的勇气呢?费尽心机谋划一切,到头来却是不敢面对她,上无,你也就是胆小鬼!

    “你要走了么?”冥鲁突然冒出来,三百年的时光在苏锦的压制中只不过三个时辰,这一手精准到叫人恐惧的阵法就是三界全盛时期也找不出一个人。

    白白叫他担心了,三百年,灵族无以为继,不是很长的时间,却也是一种折磨,苏锦,轻而易举破除了。

    苏锦转身,这个冥鲁,其实是前冥主亲自定下的继承人,当初被前冥主打入转生池闭关修炼,前冥主走得太突然,没有任何交代,冥鲁自然不知道跑出来继承冥主之位。

    等到他出来,冥界已经被菏泽掌控,并且恢复几分安定。

    自认愧对冥界众魂民,冥鲁便放弃了继承权,跑到一重镜拜了个父亲,用自己的身躯,守护这一方圣灵,也明明白白告诉菏泽,他,没有抢回冥主之位的意思。

    苏锦上前一步,伸出手,前辈子的她认识的人只有零星的几个,最亲近的却只有两个,一个当成救赎、会解救她的人,一个被她欺负、打发时间的人,更多的时候,苏锦是孤独的。

    而现在,她拥有的太多太多,至少比以前的自己要多。

    人要知足。

    苏锦道:“谢谢,我要走了,我之前说过的话也算数,冥鲁有空尽管来人界找我…不对,也许是在天界。”

    神主将她打入轮回之道,因为她死不掉,灵魂永远不会消散,之后用不断的轮回,叫她沉浸在痛苦之中,然后磨蚀灵魂,变得虚弱、不堪一击,最后泯灭天地之间。

    哪怕她将过去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分得很清楚,神主也不会相信她,只有斩草除根,才能彻底抹除后患。

    但她回来了,神主便不会放过她。

    冥鲁犹豫了,张开双手,不顾身体接触苏锦之后冒出来的庞大烟雾,疼痛入骨,却叫他感觉窝心:“能…带我走么?”

    苏锦有些僵硬,不习惯被除上无之外的人这么抱着,忍着推开的冲动,道:“不能,灵魂离开冥界会变成孤魂,我在人界、天界等着你。”

    飞升来找我。

    上无拳头攥了攥,终究还是忍不住,一把将人扯开,按入自己怀中,同时一脚踹飞冥鲁,眉目冷厉警告道:“再有下次,本尊叫你灰飞烟灭?”

    胸口阵阵闷笑传来,暖暖的温度灌入心扉,上无有些心虚,双手却是紧了三分。

    冥鲁扯了扯嘴角,看着身上白点一片,烟雾缭绕,再看一眼明明僵硬得要是,却不撒手的上无,突然觉得不生气了,都道是一物降一物,再嚣张跋扈,此时满脸心虚得像孙子!

    他哪里知道,上无心虚,却不后悔,隐隐还带着得意,看,苏苏并没有推开我,知道我算计的一切,却没有推开我!

    只是绷着脸太过严肃,也太过紧张,这点细微的表情,纵然是苏锦,也没有发现。

    苏锦拍了拍上无的后背,感觉到手掌之下的紧绷,眼中笑意更甚,挣扎抬头:“冥鲁,我们还是朋友,我在外面等着你,当年张导师说的不错,冥界终有一天会重见光明。”

    冥鲁点头,尝试着露出一个笑容,僵硬中带着喜悦与开怀:“好,你在外面等着我。”

    菏泽低下头看着双手,突然觉得肩上的责任太重,冥鲁是真的不在乎冥界之主的高高在上,他更喜欢外面的阳光、五彩缤纷、多姿多彩,和前冥主很像,该说不愧是父子么?

    这么多年的防备,似乎真的是小人之心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