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后会有期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614章 后会有期 文 / 栗子糕

    转生池重新开放,挑选转生官变得迫不及待,以往千年一次的选拔,此时打破成百年一次。

    并且公布了十万年来,转生池陷入瘫痪的事实。

    魂民们先是震惊,这么可怕的事,他们竟然被瞒了整整十万年不知半分。同时也心生疼惜,他们的冥主大人太辛苦了,费心费力隐藏了那么多年,叫他们免去惊恐不安,还要装成若无其事,这心里该多辛苦?

    于是,在某一天,九重三十六城各大城池的魂民约定好同一个时间,同时发出惊天动地的呼喊:“冥主大人万岁!冥主大人万岁!”

    声音传遍整个冥界,震耳欲聋,九个重主面面相觑,从彼此眼中看出笑意,没有他们的许可,这些屁事都不知道的魂民如何呼喊出这等气势来。

    呼声在冥主菏泽耳中回荡,一声一声打在心扉之中,强硬了一辈子的菏泽竟是热泪盈眶,一直以来,觉得自己名不正言不顺,进而拼了命付出一切维护冥界,也不敢在众魂民面前多晃荡,就怕他们大骂他是骗子,窃贼。

    这一刻,得到整个冥界的认可,自然是激动万分!

    一激动,菏泽忘了分寸,大手一挥,浓郁灵魂之气自转生池被拉扯出来,蔓延冥界各个角落之中,叫所有魂民沐浴在温暖甜蜜的灵魂之气中。

    呼声更加高涨,菏泽更加激动。

    苏锦:“……”

    转生池是冥界最重要的宝物,十万年的废弃已经造成不小的伤害,然后被她强行吸收了三百面的灵魂之气,现在再一次过度利用,冥主大人,你是昏头了么?要转生池永远沉睡么?

    上无亦步亦趋跟着苏锦,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她看,就是不说一句话。

    身边的冥鲁也觉得菏泽过分了,道:“等他回过神来,有他叫苦的时候。”

    菏泽的防备他并不是不知道,只是觉得无关痛痒,自然很快忘却脑后。

    这时一个犹豫不决的男人走出来,欲言又止的看着苏锦。

    苏锦眨了眨眼,道:“大叔,你还好么?”

    一声大叔叫那人愣了下,而后激动起来,嘴角夸张的裂开口子,凶狠得叫人害怕:“你还记得我,人类幼崽。”

    苏锦笑着点头,这位大叔当初梦中进入冥界时给了她不小的帮助,后来好像记恨她隐瞒欺骗他,而不再搭理她。

    只是…

    “大叔可是有事?”

    大叔抹了一把脸,郑重道:“我知道转生池之事是因为你才恢复的,我是灵族,最普通的灵族,仗着同你有几分眼神,在这里郑重向你道谢。”

    说罢噗通一声跪下,却在触及地面时被一股力量撑住,任凭他怎么用力,急得满头大汗也跪不下去。

    微微露出几分委屈:“人类,你在怪我那次大骂你是骗子么?我不是故意的…”

    苏锦笑道:“大叔想多了,而是报酬我已经从冥主大人手上的到,没必要在从大叔手中拿取。”

    也不合适,正如大叔所言,他只是一个最普通的灵族,感谢之话自然该由当权者开口。

    大叔低下头,手掌出现一朵不起眼的小花,低声道:“这是冥界特有的魂草,就…送给你,感谢你的出手相救…”

    手掌附在魂草上一晃,灰扑扑不起眼的小草竟是看出艳丽多彩的小花,指甲盖大小的花瓣,点点香气瞬间蔓延这方天地。

    苏锦微微挑眉:“这是…”

    没听说魂草还会开花的。

    大叔咧嘴一笑:“小障眼法…你,能收下么?”

    上无似乎憋狠了,突然道:“你敢收,我就敢灭了整个冥界!”

    苏锦微愕,扭头去看他,却忘了两人靠得很近,殷红唇瓣堪堪擦过上无的下巴,细腻柔软,却充满温暖。

    上无难得愣了一下,双目猛然收缩,微微张着嘴,愣愣看着苏锦。

    还是那张脸,还是那个人,他却知道不一样了,记起所有的苏锦虽然没有说明,但他看出她眼中疏离去冷漠,也许本性如此,毕竟以前的苏锦比现在更加冷酷无情,也许…她已经不爱他了,也…生他气。

    双手下意识抱住苏锦,身形一旋便消失了,同时不忘打出一道黑气,将那朵艳丽得几乎要滴下水的美丽小花打成渣渣。

    魂草是不会开花,但是魂草的主人却能够叫它开花,因为…

    一个癞蛤蟆也敢惦记他的苏苏!

    简直该死!

    两人离开了,消失得那么突如其来,更像是打情骂俏。

    冥鲁脸色隐隐难看,狠狠瞪着大叔:“你跑出来干什么?谁让你将本城主的魂草带来的!?”

    大叔弱弱低头。

    是,城主在第一次见到这个人类幼崽时就看上她了,并且精心养护一株魂草,打算下次看到她时送给她。

    谁知道结果会是这样,这个人类幼崽已经长大,身边也有男人了。

    作为衷心的属下,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城主一个人孤零零的偷看这个人类。

    这才有这么一出送花。

    苏锦不知道当中的内幕,只是奇怪魂草为什么会开花,上无以为这花是大叔送的,心里暗恨他癞蛤蟆吃天鹅肉,大叔以为苏锦因为那个可怕的魔主才拒绝了魂草,冥鲁以为苏锦叫他以后再在一起,毕竟苏锦说了好几次,她在外面等他。

    误会就这么发生了。

    谁也不知道真相到底如何。

    离开冥界,苏锦先去看了公仪修。

    此时的公仪世家落针可闻,却能够清晰的听到阵阵哀嚎:“哥,我真的全好了,你快放我出去了,不泡了,你看我的肉,都皱了,再袍下去,腐烂了怎么办?”

    然后是一道耐心又不容置疑的温雅声音:“小修听话,再忍忍…”

    “哥,我已经忍了十天,还忍?我不!”

    “小修…”

    “我不听我不听!”

    “公仪修!”

    “叫我名字我也不…”

    声音戛然而止,公仪修嗖的一下转过头,那人背光而来,温暖阳光在她背后形成神圣无比的光圈,嘴角含笑,眼眸温柔,就这么步伐款款朝着他走过来:“阿、阿、阿锦?”

    裙摆飞扬,一声大红色人影他不而入,一进门,就夺走所有人的视线,就是对苏锦满心复杂的公仪景,此时了忘了呼吸,直勾勾的看着她缓步而来。

    苏入目是跑在大缸中的公仪修,面色被烟雾熏红,红艳艳得好似精怪附体,魅惑人心,肩头的皮肤确实皱巴巴一片,宛若八十老翁,锦突然笑了,戏谑道:“大白天的沐浴,公仪修越来越开放了啊。”

    公仪修回过神,只觉得脑袋轰一声,全身血液瞬间冲回心脏,然后涌向脸庞,动作比反应快,急忙蹲下去,把脑袋也藏起来,咕噜咕噜冒着水泡,道:“阿锦快出去!快出去!”

    苏锦更加放肆的笑了,看一眼还在呆愣中公仪景,屈身行了个礼,便转身离去,顺便将门关上:“我在外面等你。”

    确定苏锦已经离开,公仪修猛然跳出水面,带着大量水珠子道:“哥,亲哥,快给我衣服穿啊,把我的空间戒指还给我啊,丢脸丢到家了…不对,阿锦怎么看起来又不一样了?”

    公仪景面红耳赤,哆嗦着从空间中扯出一套衣服,口中却道:“那位便是苏锦?”

    小时候凶残得吓人,长得也就小家碧玉,没想到长大了却有一张妖艳入骨的绝美脸庞,果然女大十八变!

    随即又想到还得小修凄惨死去的天歧,然后是叫小修死而复生的苏锦,纠结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公仪修脑子里乱七八糟,也没注意自家冷面兄长复杂的脸色,急匆匆套上衣袍,抓着鞋子就往外冲去!

    公仪景皱了皱眉,小修将这个苏锦看得太重了,连死都肯为她去,似乎超乎寻常了,想了想,叫人收拾残局,便跟着公仪修去了。

    苏锦坐在花厅,悠闲的喝着茶水,满脸享受,上无坐在她旁边,有些幽怨道:“苏苏,你看了别人的身体。”

    你都没看过我的。

    苏锦微微一顿,忍着突突直跳的青筋,明明狂拽吊爆天的大魔王,一脸小媳妇是几个意思?

    “苏苏,你怎么能看别人的身体?”上无凑近三分,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苏锦攥紧手中茶杯:“……”

    上无眼眸划过一抹笑意,再接再厉道:“你想看可以看我的,我不会反对…”

    “闭嘴!”苏锦额头的青筋终于蹦出来,猛然站起,冷冷的看他:“魔主,你是三界最忌惮最凶残的魔主,所有人怕你怕得要死,别装出这副小白兔的样子,没人回信!”平白恶心了人!

    上无眼中的笑意变成实质,低沉好听的声音圈圈散开,他最怕知道真相的苏苏不再搭理他,现在好了,会生气,会骂人,至少不会不理他。

    苏锦面色在他的笑声中发青,忍不住道:“笑屁笑?”

    不等上无回答,公仪修匆匆跑来,眼含热泪,张开怀抱,死死抱着苏锦,哭号道:“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上无脸色黑了,手指动了动,有些将人打出去,却看到苏锦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不得不捏碎了凝聚在掌心的黑色元气。

    扭头,眼不见心不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