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兄妹反目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616章 兄妹反目 文 / 栗子糕

    公仪景皱了皱眉,他并不想弟弟死而复生之事传出去,因此,听到苏锦的宣誓,下意识就是护着公仪修。

    奈何弟弟太过惦记苏锦,直接从他背后站出来,以完好无损的身躯气度站在众人面前:“我是公仪修,我活着回来了!”

    公仪修的死亡可谓是众目睽睽之下,就这么一刀刀被活剐了,死得凄凄惨惨,无法救活!

    但是他现在活生生站在这里!

    苏锦扭头看了他一眼,伸手拨开挡在面前的司徒羡:“师傅,放心便是,你徒儿我命硬得很,绝对死不掉。”

    司徒羡瞪着她:“你说说,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眼收了你这么个祸头子当弟子了?就会给我闯祸!”不是罪恶深井就是圣灵大陆公敌,还能不能让他老人家好好炼丹了?

    苏锦嘻嘻一笑:“师傅,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来不及了哦!”

    司徒羡哭笑不得,这个时候还有心思说笑,不知道这些人群起攻之有多么可怕么?

    不过没关系,他一辈子就这么一个弟子,怎么会眼睁睁看着她去死?

    收敛笑容道:“徒儿,为师不知道你实力究竟多高,但是寡不敌众的道理你应当知道,人是群居动物,以一人之力挑战整个圣灵大陆,也只有天界的神魔龙凤下来才行。”

    苏锦认真道:“师傅,我最爱惜我这条小命,没有足够的把我,我是绝对不会出头的。”

    说罢,也不等司徒羡回答,直接将他扯到身后,同时,那些司徒世家的子弟感觉到一股凶猛却没有杀伤力的力量卷着自己,重重往后推挤,让开一个宽敞的空地。

    只见苏锦一掀裙摆,冷声道:“谁上来一试,今日,想要动手之人只会有一个下场,你们可以选择各自归去,我苏锦保证还你们一个和平天下,此外,便只有一条路,死路!”

    南宫子棋嗤笑一声,最先纵身一跳,朝着苏锦扑面而来,他想杀了苏锦想了好久,当年的侮辱历历在目,苏锦不死不足以磨灭心中的仇恨,洗刷心中的污点!

    苏锦冷冷一笑,丝毫没将他放在眼里,当年的苏锦尚且可以与南宫子棋一拼,多了别人三百年的苏锦举手投足之间就能灭杀了这个自以为是的少主!

    眸光微微一动,一支无形的利箭飞驰而去,目标正是南宫子棋的眉心!

    到底是大世家精心培养的继承人,危险的敏感能力不弱,哪怕看不到前方何物,也能敏锐的感觉到危险在靠近,身形一闪,便躲开那记无形的杀意。

    扭头,半空爆开一朵黑云,空气扭曲非常,竟是生出浓郁火焰!

    差一点,他就被那火焰包围了!

    南宫子棋额头泛起冷汗,看苏锦的眼神带了几分谨慎小心,正想开口说什么,再一次感觉到杀意靠近。

    这一次,苏锦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南宫子棋再次躲开一击,却没有躲开第二击,一朵火云在他身上点燃,然后是冲天火焰!

    “子棋!”一道惊恐又焦急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个看起来中年模样的稳重男子腾飞而起,袖口一扫,凶猛的罡风呼啸而去,却发现,再强烈的风也吹不灭那火焰!

    “呜咪…”一个小小的、不足巴掌大的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此时懒懒坐在苏锦肩头,小手掩着小嘴打了个哈欠,黑白分明的眼眸看着人满为患的人潮。

    苏锦面不改色的看着南宫子棋惨叫连连,阵阵烤肉香气逐渐变成焦气,那中年男子使尽浑身解数也无法扑灭火焰,又有许多人围上去,水花四溅,尘土飞扬,眸眼之中只有冷漠与残忍。

    就在这时候,天歧突然动手,光洁神圣的白光笼罩层层黑气,好似凶猛潮水一样,将眼前这些人全部淹没!

    “不!放过我!我不想死!”第一道求饶声伴随恐惧冲破这边天空。

    紧接着便是第二、第三道求饶声…

    哀嚎遍地,声声叫人毛骨悚然,天歧半点没有心软,依旧胡乱攻击,染了黑色的神光所到之处尸横遍野,血腥浓重。

    苏锦冷冷的看着,没有出声阻止,也没用动手相帮。

    慕容家主颤抖着抓着自家儿子的手,道:“儿子,这也太残忍了,说杀就杀,还冷血得半点表情都没有…”

    不知道说的是苏锦,还是天歧。

    但慕容岩萧知道,低声道:“父亲放心便是,家族我已经安排好,可用之人一人不少,至于这些吃里扒外妄想分裂慕容世家者,对不起,哪怕血脉相连,我也不可能救他们,死亡,其实是我为他们留下的赎罪方式。”

    意思是,哪怕没有苏锦的果决、天歧的残暴,他也会对动手杀人!

    慕容家主沉默不语,终究是闭上眼睛不去看。

    司徒羡捏紧拳头,心中明知道这些人罪不至死,却因为是徒儿起的头,进而不敢妄动,选择和徒儿站在一起,他乃至整个司徒世家都失去了主动权。

    司徒世家那些瞪苏锦、咒骂苏锦不去死的人此时鹌鹑一样缩在后面,要知道这个人可是说动手就动手,还残忍的将人活活烧死,哪怕用尽全力也无法解救出来,手段太过残忍。

    不由得想到那个被他们当成笑话的故事:苏锦曾经一人捣碎数人丹田,残忍毁人一辈子。

    不过短短一刻钟的时间,原本人山人海变成稀稀疏疏的凄惨模样。

    天岐残忍一笑,这些人,也就是闲暇时逗弄逗弄罢了,真以为可以和自己对立而战?简直笑话!

    猛然回身,抿直了唇角看苏锦,紫色琉璃眼带着点点光芒,试探道:“锦…”

    当年,他就是这么叫她的!

    每一天每一天,从日出到日落,她就守着那方不大的土地,等着、盼着、念着,也欢喜着这个人的出现,然后轻声唤她一声:“锦,我来了。”

    那时候她会每天等着他,给他以微笑。

    但是现在,苏锦只觉得他是哥哥,那个陪着她一起长大、却也少陪她七年的哥哥,仅此而已。

    十万年的他属于以前的自己,她拥有的,是一个叫做苏钰的哥哥!

    只是看到这个人,不同于苏钰、而是天岐,心口还是会疼,好似一双大手碾压着心脏,叫人说不出一句话来,千言万语、恩怨情仇,最后似乎变成彼此的沉默。

    她说:“哥哥。”

    就这么简单的两个字,天岐发狂了!

    “我不是你哥哥!你明明什么都想起来了!锦,锦!不要这么对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但是,不要否认过去,好不好?”紫色琉璃眼一点点变成红色,氤氲着浓浓的黑雾,袖口下双手紧握,双脚却似乎长在地上一般,半分无法挪动。

    死死的盯着苏锦,风暴酝酿。

    苏锦闭了闭眼,眸光深邃又带着讽刺:“是,你说得对,我的确想起来了,包括日出到日落的等待,所有憧憬与温馨,还有…最后的冷漠与决然。”

    猛然一笑,苏锦眉目清冷如故,却似乎蒙上一层云雾,飘渺中带着疏离,拒人千里之外:“年少轻狂,那时候的苏锦年少轻狂不懂事,教训教训就会清醒了,感谢神王殿下,亲自教会我人情冷暖、教会我…自知自明。”

    天岐面色大变,步伐忍不住踉跄,眸光隐藏悲痛:“锦…”

    他想说,谁都会犯错,哪怕是圣人。

    那事之后,他已经用尽一生来弥补,就不能忘记了,再给他一个机会么?

    似乎知道天岐心中所想,苏锦道:“哥哥,你知道的,我从来就没有宽容之心,有些过错,一次就够了。”

    也就是…不原谅!

    原谅么?

    苏锦冷笑,人还是不要将自己看得太重太重,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一次时,苏锦付出的代价是满身修为、百世苦难,第二次会是什么?

    苏锦不知道,也不愿意知道。

    天岐沉默,定定的看着苏锦,周身阴霾浓重三分,恐怖的黑色气流几乎吞噬他,鼓动袍摆猎猎作响。

    良久,天岐昂首大笑,满头白发随风而动。

    “锦,你当真不能忘了过去?”

    苏锦不语,不是不能忘了过去,那段过去对她来说其实只是一段影像,纵然波折多,疼痛多,但受苦受难的并不是现在的自己。

    过去和现在,苏锦分得很清楚。

    没道理因为一段过去,叫现在的自己受委屈,过去的终将过去,可以怀念,不能重温。

    “我用一生修为陪你百世轮回,你不得善终,我不得好死,如此,不能抹除当时的冷漠么?”天岐走近两步,眼中只有苏锦,眸光流转,氤氲着危险可怕的气流。

    上无冷眼旁观。

    快了,再等上一等!

    苏锦讥诮:“你自以为废除修为陪我转世投胎就是赎罪?不对,哪里是赎罪?堂堂神王何罪之有?你高高在上,你胸有天下,一个女人而已,可有可无,比不得你心中权势在手,所谓的陪我百世轮回,不就是为了抹去心中的不甘心么?”

    是的,不甘心!

    因为她身上的秘密,关于三界之外的秘密,还没有弄到手,怎能放弃?

    眉目冷峻,好似寒冰附着,苏锦冷静下来,纵然灵魂不死不灭,但真正不死之人是不存在的,就是她,身在三界之中,不受三界影响,却也有致命弱点,轻轻一拍就碎。

    神主为什么只是叫她承受轮回之而不是抹除存在?为的就是她身上的秘密。

    一个关于三界之外的秘密。

    猛然之间,一只大手掐着喉咙,苏锦看到从未有过的阴骘残忍的天岐,听他冷漠道:“可是你没有选择的余地,锦,留在我的身边…”

    那一刻,苏锦感觉到心口喷涌的恨意,一直不愿意摧毁的兄妹城墙,终于是轰然倒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