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战爹来了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621章 战爹来了 文 / 栗子糕

    殷红鲜血喷洒而出,顺着苏锦的手指流淌出来,很快在地上形成一滩血迹。

    “你!你!你快住手!”腹中顽童似乎害怕了,声音拔高,又惊又怒。

    旋音终于回过神来一般,抱着小腹就要躲开苏锦,口中大声喊道:“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有些人就是这样,只看得到自己,看不到旁人,就在之前,她肚子里的孩子还伤害苏锦来着,但这个作为母亲的人却一句话也没有。而现在,苏锦不过是动动手,就叫这个女人满心怨恨,好似罪大恶极的人是苏锦!

    动了动身躯,旋音才发现自己不知道受了什么攻击,半分无法移动,声音有些尖锐道:“不要!不要伤害我的孩子!哥哥不会放过你的!哥哥不会放过你的!”

    苏锦微微一笑,对着拼命躲藏挪动的肚皮道:“如何?只要你叫你娘磕头道歉,我就放过你,怎么样?”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久之前,这个还没面世的小东西就是这么威胁她的,而现在不过原数奉还罢了。

    腹中的小东西似乎僵硬了一下,好半天没有声音,甚至连挪动的凸起也消失了,就好像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也不曾威胁过苏锦。

    但苏锦知道,这个家伙是在逃避!

    “我下跪,我磕头!求你放过我的孩子!求求你,看在孩子是你外甥的份上,就饶过他年纪轻不懂事吧。我磕头!我现在就磕头!”旋音一脸惶恐,有心低下头,必须身体失去控制而无能为力。

    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平地一声雷:“住手!”

    苏锦微微侧过头,看着熟悉的人,神色淡然。

    战爹大步而来,果断而直接的拉开苏锦那双血淋淋的小手,捏碎了丹药抹在旋音血流不止的伤口上,沉声道:“你没事吧?”

    “外公我没事,还好你来得及时,不然我们母子就要被这个女人欺负死了!”小孩子没有任何负担的告状,声音恰到好处带着心有余悸。

    苏锦挑眉,手掌冒出泉水清洗干净满是血污的双手,而后双手环胸,神色淡定的看着情意绵绵的祖孙三代人。

    夏老头儿一掌打在苏锦肩头,带着几分担忧。

    苏锦轻轻摇头,便是没什么。

    那边战爹看着伤口复合,看着肚子里的孩子完好无缺,这才狠狠松了一口气,瞪着眼睛道:“你不知道自己身怀有孕么?跑出来干什么?磕着碰着可怎么办?”

    旋音张了张口,却好似复杂得说不出话来,抱着肚子一脸后怕。

    腹中那小崽子再次开口,为母出头:“你这老头儿,没弄清楚事情因果便怪罪我娘是不是太没有道理?明明是那个女人找茬,我娘好心来接她,她却恶言相向,这也就罢了,还要动手将我刨出来!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女人?”

    战爹安抚了小东西两句,这才看向苏锦,沉着脸道:“孩子说的可都是对的?”

    苏锦摊手,无所谓道:“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

    战爹:“……”熊孩子,一点都不见人省心,一去那么久,一见面就鲜血横飞,这孩子,这孩子简直气死人了!

    楚容瞥一眼陷入慈祥状态的旋音,不太相信,这个女人一番作为只是为了引出战爹来,皱了皱眉,却是想不出其他目的。

    战爹叹息一声道:“你们是同胞双生的姐妹,血浓于水,本该最亲密无间,都怪我犯蠢才叫你二人如此水火不相容,但宝儿好歹是你亲外甥!”你怎么下得去手?

    苏锦眸光平静道:“我苏锦向来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也就是这个时候,战爹才发现苏锦肩头腐蚀了一大块,本该白净的肩头此时只有狰狞骨头,而且不是白色的骨头,而是干枯树枝一样的颜色,很明显,此伤口毒素不浅。

    战爹愣住,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反应。

    他只看到苏锦一只手钻入旋音小腹之中,鲜血淋漓,却没有注意到苏锦已经没有形状的肩头,这样可怕的伤势总不会是自己弄出来的吧?

    所以…

    战爹脑子一空,怔怔出神不知反应。

    夏老头儿突然上前,扯了一件衣裳裹住苏锦,用力将之往身后推,道:“抱歉,我家阿锦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哪怕是亲生父亲,也没有一直盯着女儿肩头看的道理。

    苏锦戳了戳他的后背,道:“夏老头儿,君子楼还在么?”

    当年君子楼被容叔收入名下,之后便很少有机会走进君子楼,尝一尝顶级美味,因此,君子楼在不在还是个问题。

    夏老头儿一下子明白了苏锦的意思,笑得格外慈眉善目:“还在,我也好久不曾大口喝酒、大块吃肉了。”

    “那就一起去?”苏锦笑容满面,红艳如烈日的精致容颜叫人心醉。

    夏老头儿这等见过风霜雨露、踏遍人世沧桑的人忍不住失神,轻咳一声,道:“好!一起去,我们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等等!”战爹急忙抓着苏锦的手,触及那被盖住的伤口,立刻松了手,道:“你要去哪里,刚回来就要走么?身为旋氏的少族长,未来的继承人,经常不在旋氏走动,如何服众?”

    顿了顿:“这伤口太严重,旋氏收藏大量珍贵药材,定然能够完好如初。”

    苏锦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战爹是什么意思?半点没有追究她如何受伤,反而帮着出面叫她息事宁人。

    战爹老脸一红,喏喏的再说不出一句话。

    片刻之后,苏锦不急不缓道:“我师傅是九华大师。”

    九华大师在圣灵大陆可谓是家喻户晓,这位丹药世家的顶尖炼丹师膝下从来空无一人,苏锦说她是他的弟子?

    战爹没有一点怀疑,只是惊讶,这个人曾扬言一辈子不收弟子的,自家闺女哪里好,叫那犟老头儿不惜违背承诺?

    不过话说回来,身为九华大师的弟子,自然是各种丹药都不会缺少,而旋氏所收集的那些药材,也只有真正的大师面前才能凸显价值,偏偏这个九华有一个癖好,便是收集各种药材。换句话说,旋氏珍之又珍的藏起来的药材,在九华大师眼中是绝对的珍宝,却不是必然可用之物。

    拥有数之不尽的丹药,苏锦根本不需要因为肩头的伤势低下头。

    战爹连忙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身为少族长一直不露面终究不太好,正好遇见你,不如…一起回家?”

    一起回家?

    多么美好的词。

    苏锦忍不住笑出声,眸光苍凉而冷静,家在哪里,苏锦从来不曾真正体会,生在将军府,却早早离家入住学院,之后便是各种颠沛流离。或许,长达七年的居住之地、众多学子的乐园才是她的家。

    “不了,我还有事,避开不过是找人,人找到了,我便走了。至于少族长…”苏锦突然之间气势凶猛如潮水,微微抬起下颚,睥睨天下的口气道:“我就在这里等着,谁不满意我,便冲我发起挑战,一战定胜负,我输,我自甘卸下荣耀。”

    反之,打不过我,就不要唧唧歪歪!

    战爹抹了一把汗,小东西可真是不好骗,还想着先激怒她,再顺势牵回家中,谁知道,小东西这般强硬。

    犹豫了下,战爹试探着伸出手,轻轻摩挲苏锦的发顶,见她没有拒绝,不由得笑了出来:“此前是我不对,宝儿是我外孙,你是我女儿,论亲近,你更胜一筹,你们姐妹之间的恩怨我无法调停,也不打算插手,只有一点,不许对方死在你手里。”

    可以死,但不要是你亲自动手。

    苏锦眸光闪过,凝视着眼前这位一段时间不见沧桑爬上眉梢的男人。

    “伤势太重,我看着似乎神族特有的神力,想想也是,宝儿的爹可是个神族呢,解决之法战爹却是无能为力。”战爹叹息一声,龇着一口白牙,轻松道:“不过我发现锦儿的力量不同了,其实这伤口于你而言,没有任何负担吧?”

    所谓关心则乱,一开始因为苏锦将手插入旋音腹中打算掏出孩子来,因此忽略了苏锦肩头的伤口,后来操心她肩头的伤口,倒是忘了神光笼罩之下,杀伤力非常,怎么可能完好无损的站了那么久?

    冷静下来便想通了。

    旋音算计苏锦,叫暗中之人看到苏锦的恶毒之处,毕竟剖腹取子已经不是恶毒可以形容的人,苏锦看在心里,将计就计,以理服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哪怕对方是血脉相连的姐妹,那也必须反击。

    总之,苏锦就是在为自己出头而已。

    若没有旋音的算计在前,苏锦就不会有将计就计在后。

    战爹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两个女儿都不是省油的灯,如此便不会吃亏,可是对待同胞双生的姐妹,却是阴谋诡计接二连三。

    苏锦微微挑眉,扫一下四周,只觉得有人在看着,却找不到是什么人在看着,不答反问:“除了你,还有谁?”

    战爹顿住,凝视苏锦良久,这才开口道:“魔主,此任魔主魔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