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归元令牌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628章 归元令牌 文 / 栗子糕

    轰隆隆,石门自行打开,大量污浊之气蔓延,好似几千万年不曾有人踏足半分,那些污浊之气充满了沉沉死气,扑面而来,叫人无法呼吸。

    视野模糊了片刻,苏锦才看到当中的一幕,石室过分空旷,最中间一座巨大而厚重的石头,巨石上端坐着一个沧桑老者,银白色发丝无风而动,闭着眼睛,气息半点也无,宛若一个死人,又或者他本来就是一个死人。

    但苏锦清楚的知道,之前那一句话是这人口中说出来的。

    “你是…什么人?”龙修钊紧张的问道,明明没有任何气息,却能够口出言论,这不是惊悚么?

    苏锦虽然没有说话,眼睛却也是紧紧的盯着那个人。

    良久的沉默,龙修钊就要上前戳一戳,对方突然睁开眼睛,寒星子四处飞溅,叫人胆寒,那双眼睛没有任何预兆,直接看向苏锦,与之对望。

    龙修钊差点跳起来,已经死去的人突然活了过来,那些气息,一瞬间变得和常人无意,如何不叫人震惊?

    “你来了。”老者说道。

    苏锦不语,弄不清楚这个人是敌还是友,苏锦决定静观其变,以待后面随机应变。

    那双黯淡无光的眸子一点点恢复神采,眼中只有苏锦的倒映,似乎冷漠,又似乎热切:“我在等你,你知道么?”

    苏锦依旧不言不语,龙修钊屏住呼吸,手指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锋利如钢刺的趾骨,甚至眼眸也出现野兽才会有的竖瞳,有些诡异,有些危险。

    “你为何不开口?觉得我会害你?”老者动了动身躯,长时间盘腿而坐,身上粉尘堆积如山,骨头坚硬如铁,这下子一动,咔嚓声此起彼伏,尘土飞扬。

    苏锦面不改色的看着他,直到看到他腰间的令牌,她手里也有一面,归元令。

    眸光一动,苏锦问道:“你为何在此处?你是他们口中的第一院长?”

    老者似乎听到什么好笑的事,阵阵笑声倾泻,身上咔嚓咔嚓的脆响,毛骨悚然得叫人害怕不已,龙修钊就被吓白了脸,脑袋的位置完全变成不详的黑色龙首,眼眸怒睁,充满戾气。

    苏锦扭头看了他一眼,手掌纠结一团银白色灵气,打入他身体,带动着撕开各大穴位,狰狞龙首一点点恢复人的脑袋。

    “莫要变身,你身上血脉太过浅薄,不善于控制龙的力量,很容易被龙息反噬。”

    苏锦说了一句。

    变回人的龙修钊一脸后怕,道:“难怪我经常控制不住自己。”

    一开始因为是唯一可以变身为龙的皇子,他父皇母后时候宠爱他,也喜欢看他变身,变身次数多了,他便开始出现控制不住的情况。有时候一只脚变成五爪龙,有时候身上突然出现鳞片,甚至又一次龙身杀了人而不自知。

    “第一院长么?可以这么说吧,我的确是圣灵学院第一位院长。”老者口气充满愉悦,好似终于碰上一个可以说话的人而尤为开心:“不知道外界过了多少光景?”

    “十万年。”苏锦直言不讳,十万年前圣灵学院横空出世,十万年前,第一院长也跟着消失匿迹。

    “十万年啊…”第一院长声音带上几分惆怅:“都过去这么久了。”

    眸光一动,落在苏锦旁边的龙修钊身上,浑浊眼眸闪过一抹光芒:“龙族么?”

    龙修钊果断摇头:“我是人族。”

    第一院长沉默了片刻,一针见血道:“三界互不往来,天界三个种族无法于人界立世,龙族的血脉终究不能久存。”

    换句话说,和他一样能够变身为龙者并不是没有,而是一点一点被人界抹杀,因为他们不应该存在于人界。

    龙修钊面色惨白,冰冷的汗水打湿脸庞。

    苏锦按住他的肩膀:“旁人的话随便听一听,自己的路自己走,须知我命由我不由天,便是天地不容我,我便逆天而行又何妨?”

    不努力拼一下,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本事。

    攻心为上,这位第一院长轻而易举动摇人心,苏锦皱了皱眉,心中有些不快。

    龙修钊面色渐渐恢复平静,苏锦不知道的是,这位第一院长在开口说话时,他的脑中不停的加重这个暗示:哪怕你拼了命,最后也难逃一死,既然如此,何必白费力气,反正你是死定了。

    这个暗示不停的打击神经,才会叫他面色大变,心境动摇。

    “我没事,不拼一下,死都觉得不甘心。”龙修钊说道。

    第一院长似乎失望了下,很快恢复平静,不再搭理龙修钊,而是看向苏锦:“你的心境很稳。”

    苏锦笑而不语。

    心境么?

    很多年前,她就不知道什么是波澜起伏。

    第一院长见苏锦什么都不问,只能自己开口,手指一动,有些僵硬的扯下腰间的令牌,道:“你可认识它?”

    苏锦点头:“自然认识。”

    说罢,自她空间里取出一模一样的黑色归元令,她一点也不担心这个老人将之抢走,一是老者沉睡太久,刚刚恢复生机,身体行动完全跟不上,这会和她动手,完全是自寻死路。二是,她绝对相信自己撂倒一个老头子绰绰有余。三,她感觉不到老者身上对她的恶意。

    这才会毫不犹豫的取出令牌来。

    第一院长却是激动了:“果然是你。”

    等了这么多年,寄托了这么多年的人,终于出现了!

    苏锦皱了皱眉,道:“还请院长说明白。”

    第一院长深呼吸两下,眼眸精光乍起:“你可知道归元令的用途?”

    苏锦点头,她师傅罗克礼不止一次说过,再记不住就可以去死了。

    第一院长唇角勾起一抹怀念:“看来他全都告诉你了,我便不再多说,归元令一共三面,你手里一面,我手里一面,另外一面…在元灵大陆。”

    苏锦沉默,元灵大陆势在必行,而归元令,她也势在必得。

    昂首,沉声道:“需要什么条件,你才愿意将令牌交给我?”

    白得?

    苏锦从来没想到过,归元令的用途事关三界,也是第一院长手中的王牌,没有绝对的把握,不会和她谈判,纵使现在的他手无缚鸡之力,苏锦也相信,此人护得住归元令。

    第一院长低低笑出声,那声音,好似古老的幽歌,声声入耳,动人心魄:“你想要归元令么?当日得了你手中的归元令,那个老家伙提出什么条件?”

    苏锦后退两步,眼眸带着防备。

    这个人,认识她师傅罗克礼,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和罗克礼相熟,或敌人,或友人,但她现在不知道,所以伺机而动才是最好的面对方式。还有第二种可能,那就是此人是罗克礼的另外两个弟子之一,当日罗克礼的手札中提到过,归元令一共三面,分别握在师徒三人手中。

    但此人称呼罗克礼并不尊敬,甚至带了几分轻蔑的口气,若是师徒关系,也绝对不会是视若父子的那种师徒关系,而是…仇怨在身。

    不管哪一种,小心为上,十万年前的老怪物,她不怕他,却不得不心生防备。

    “说说看,好么?乖孩子。”第一院长笑着说道。

    苏锦感觉到脑袋一重,那声音充满蛊惑,一种应该毫无保留全部交代的声音不停的击打神经线。

    苏锦冷笑一声,若是以前的她,也许会收到蛊惑,而后全盘托出,但是现在的她嘛…

    呵呵。

    眸光一抹白光闪过,眉心那朵花盛开了一瞬间,转瞬即逝,快得好似错觉一般,眼眸恢复清明,唇角带着讥诮:“我为何要告诉你?”

    第一院长嘴角流出一抹过分的妖红色,眼眸带出几分兴味:“你很不错呢,苏锦。”

    苏锦神色淡定,不以物喜。

    几乎同一时间,上无眉心花朵绽放,一丝牵扯叫他转过身,目光远眺,黑色幽瞳光芒乍现:“苏苏,这下子,你真的离不开了。”

    高大身躯忽闪,原地再没有他的影子。

    身后的地魔、血魔默契看了一眼,而后各自忙碌去了,他家主子将圣灵大陆打下来,他们该做就是,彻底稳住这片大好河山!

    颂楚依旧一身战袍,身上血煞之气更加浓郁,眉宇之间满是阴戾,看着地魔、血魔,无声一笑,转身带人离去。他的时间不多了,改变命运之后,很多以前看不到的事,渐渐变得清晰,眼界宽广,野心自然也膨胀起来。

    他想要整片大陆,甚至,圣灵大陆之外的元灵大陆,杀戮与残忍,叫他身上满是浓重的杀气,眉宇凌厉非常。

    “城主,圣宫再犯我莫里城!”

    “很好,我们这就回城,兄弟们拿出你们的勇气来,守护我们的领地!”颂楚一声令下,手中长剑挥舞,周身气势暴涨!

    “猛虎出栏了。”血魔残忍一笑,殷红舌头舔过唇瓣,双目血腥弥漫,眼前好似大片血雾一般,充满诡异的残忍。

    地魔冷漠,冷眼看着大片人马消失,也许,这就是主子的目的,颂楚,天生为杀戮而生,自然应该活在杀戮之中。

    新一轮腥风血雨即将到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