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我的师兄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629章 我的师兄 文 / 栗子糕

    “哥哥,我们不争了好么,带着我们的孩子,我们回天界,好不好?”旋音半跪在地上,面前是天岐那高大的身躯,此时正佝偻着背,大口吐血。

    身上的气息低靡而凌乱,紫色琉璃眼褪去好看的光泽,变得灰暗而深沉,就像寒冰腊月之中的深谷,望不到边界,充满危险。

    “不争?”天岐冷冷一笑,一头白色发丝瞬间飞舞起来,凌厉中带着凶煞,给人一种毒蛇的凶猛残忍。

    “本王费尽心思谋划了十万年,到头来一场空,本王不甘心!”

    “可你还有我啊,哥哥,我们有孩子,我…我愿意当苏锦的替身…”

    “你是什么东西?你配么?”天岐毫不留情的将她推开,讽刺道:“若不是上无手段见不得光,若不是你下贱往男人身上扑,本王何须心怀不安,何须不敢露面?替身?锦儿一人天上地下绝无仅有,无人能够取代!”

    旋音跌坐在地上,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身下一点点红的血渗透出来,很快染红了身下的地面,冷汗淋漓,顺着尖尖的下巴滚落下来,旋音恐惧道:“哥哥救我,救救我们的孩子…”

    天岐眉目发冷:“你以为神族子嗣艰难,本王便会为了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妥协么?你错了,明天没有你本王活的潇潇洒洒,今后没有你,本王也不缺少什么,子嗣艰难,不代表没有,神族的后代,不是你为所欲为、用来威胁本王的方式!”

    “你真冷血无情。”稚嫩的孩童带着不甘心,咬牙切齿道。

    “承让。”天岐冷笑:“本王会叫人给你接生,你若实在不愿意出来,那边永远留在肚子里,不用出来了。”

    说罢转身就走,半点情分也不讲。

    旋音捂着肚子疼得眼冒金星,却也知道这一场疼痛,恐怕是腹中的小崽子的手段:“孩子,你在为娘肚子里呆着也太久了,现在是否想要出来?”

    “娘,我不得不出去。”稚嫩童音微颤:“我父王并不喜欢我。”

    “还是,是娘害了你…”

    “与你无关,害我的是那个叫苏锦的贱女人,娘你放心,我是神族,纵然血脉比不得我父王纯净,但对付一个卑微的人类绰绰有余,我定然不会叫你吃亏的,娘,我现在要出来,你千万要撑住。”

    一个年纪大的老太太缓步而来,没有开口说一句话,直接将旋音抱起来送到一旁的软榻上,手中一瓶透明水晶瓶,粗鲁灌入旋音口中。

    “娘,不要吐,这东西吃下去你会少受很多苦。”

    “我…知道了。”

    旋音的确想要吐掉,这个老女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存的什么心思,自然不能够随随便便的吃人家东西,但是她孩子说了,这东西会让她减少痛苦,她相信孩子,因此咬了咬牙,便将口中的东西全部咽入腹中。

    老太太没有,因为他差点吐掉好东西而生气也没有因为它吃掉东西而开心,连身都没有给一个直接拉开她的双腿,一只手扶着腹部,猛然用力!

    “啊!”

    一抹白光从老太太手中窜出来,宛若锋利的刀子,直接划开了旋音的肚子!

    轰隆!

    天空一道狰狞的雷电朗空出现,将黑夜彻底点亮,一片天空之下的所有人,齐齐昂首看着这道凶猛犹如恶龙的雷电,交头接耳的讨论此征兆到底是好是坏。

    天岐同样抬头看着天空,这道雷龙,本来是白色的,圣洁无比,却带着一股浅浅的不祥的黑色,说明生出来的孩子不太好。哪里不好?也许本身有问题,也许…就是个祸害!

    同一时间,上无也在看着天空,也看到纯净中带着丝丝不祥的黑色,唇角上扬,邪祟入骨三分。

    身形一动,隐没在圣灵学院的上空。

    外面的异象,身处特殊之地的苏锦自然不会知道,此时,她正和第一院长交易,她想要归元令,但是第一院长还没说出他的条件。

    “若是我不给你呢?”

    “很抱歉,此令牌我势在必得。”换句话说,你不给我可以自己拿,不过后果怎么样就不是我可以保证的。

    这般强硬的态度叫第一院长沉默了。

    良久,久到苏锦决定亲自动手抢回来,第一院长才缓缓开口道:“你可知道罗克礼膝下有两位弟子?加上你刚好有三位,他曾经说过,每一个弟子都会给他一面归元令,以便来日可以相认。”

    “你是师傅的弟子?”虽然早有预料,但是苏锦还是觉得不可思议,毕竟隔了十万年,残留在人界的神魔乃至龙凤都一点一点的消失灭绝,这位只是人类的师兄,却顺利的活过了十万年。

    “我是,说起来,你应该叫我二师兄。”

    龙修钊惊讶的瞪大眼睛,眼前这一幕不敢置信,时隔十万年,这两位师兄妹才见到面,简直不可思议。不过两人竟然是同门师兄妹,自然不会拔刀相向,如此说来,他也不需要害怕,会死在这里了。

    想到这里,龙修钊松了一口气。

    “二师兄。”苏锦果断而直接。

    第一院长倒是因为苏锦的爽快错愕了下,随即轻笑出声:“难怪师傅以前说过,他一生最得意的三个弟子中,最期待的是第三个徒弟。”

    苏锦沉默不语。

    第一院长道:“我是你二师兄,我名从允,我们上面还有一个大师兄,此人出身驯兽世家,地位尊贵无俩,脾气却是难得和善,不过记住了,此人最擅长就是装高人,经常将无知的人蒙的团团转,你以后见到他就会知道。”

    从允,眼眸中带了几分怀念,只是这怀念真情与否只有他自己知道。

    苏锦微微挑眉,意思是说,这位大师兄也和二师兄一样,活了十万年!

    “我们这般亲密的关系,小师妹,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将归元令送给你如何?”前面铺垫好了两人的关系,从允才开口说道。

    苏锦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道:“你说说看。”

    “小丫头,我是你师兄,我们系出同门,难道我还会还你不成?心眼倒是不少呢!”从允似乎生气,又似乎在取笑她防备太深。

    苏锦看着他,一起不言而喻:你不说出来我怎知道你的条件我能否做到?

    从允无奈的摇摇头,温声道:“我的条件很简单,你也看到了,我这具身体已经腐坏殆尽,根本不足以承载我的灵魂,你两旁边这小子的灵魂驱赶,助我复活,归元令自然是你的。”

    龙修钊面色大变,想不明白为何看中他的身躯,而后又面带防备,他清楚得知道,和苏锦对上,他是半点胜算也没有。只要苏锦愿意,轻而易举就能叫他束手就擒!

    扭头,看着苏锦,眼眸深处带着不易觉察的绝望。他们是同门师兄妹,而他不过萍水相逢,他算哪颗葱?

    “我知道你身躯抗不久,二师兄。”苏锦微微一笑,容颜倾绝天下,百花盛开比不得半分娇容倾世,口气徒然一冷:“既然如此,我为何将你这么一个不知道是敌是友的人放走?”

    哪一天想起来找她报仇雪恨可如何是好?她不怕麻烦,却是嫌弃麻烦!

    如此,不如就地解决了一了百了。

    从允微愕:“我是你师兄,是敌是友还需要说明么?”

    苏锦冷道:“关键你是么?你是从允么?你是我二师兄么?”

    自然…

    不是!

    “哈哈!”从允笑了,不大的声音却是震动天地,头顶那片洞穴被笑声震下来土屑纷纷扬扬,问道:“你从何得知?”

    苏锦道:“我师傅一生只有三个弟子,但我记得,他的手札中提到自己会有第三个弟子,却不知道第三个弟子是男是女,是何方神圣,更不会有期待与失望一说。而归元令,并非留给三个弟子,而是就给他自己和两个弟子,十万年之后才会出现的我,其实在师傅眼中不过是个陌生人,走投无路才会投入心血的弟子。”

    “你很聪明,从允要是不那么正值,要是有你的三分判断,便不会死于非命。”‘从允’笑着说道:“当年就是他太过相信于我,才叫我钻了空子,夺了他的修为,甚至变成了他。”

    “你不怕我杀了你报仇?”苏锦手掌一动,手中出现双刀,光芒璀璨。

    为二师兄报仇。

    “你会么?你可以试试看。”‘从允’神态自若,手中把玩着归元令牌:“此物三界只有三面,少了一面,三界都无法重新开启,就是不知道你下手快,还是我毁了这令牌快?小丫头,你觉得呢?要不要来试一试?”

    把柄在手,‘从允’有恃无恐,动了动恢复几分灵动的脖子,屈首一指:“只要将他的身体给我,我就把令牌送给你。”

    沉默沉默沉默。

    苏锦沉默不语,冷冷的看着‘从允’,似乎在思考应不应该同意。

    龙修钊冷汗淋漓,就怕这个相识不久、貌美如花似玉的姑娘真的将他推出去。

    ‘从允’淡定自若,吃定苏锦不会拿三界开玩笑,毕竟她身负使命,师恩难忘。

    “还等什么,上无。”片刻之后,苏锦突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紧接着,‘从允’手中那捏紧的归元令跌落在地。

    ‘从允’面色大变。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