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 我在你说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栗子糕 > 妃轻狂:魔王强宠纨绔妻

第632章 我在你说 文 / 栗子糕

    你,后悔么?

    曾经的百里馥翔可以骄傲的说:我不后悔。

    但那是曾经。

    为了一个青梅竹马,他已经浪费太多太多,同龄人中,曾经比之他逊色者,此时已经迎头赶上,甚至超过他,而他原地踏步。也付出太多太多,他的家族,他守护的族人,遭遇生死存亡之关键,而他抽不出身,这个少主,名存实亡。

    他已经尽力了,尽力去爱她,爱得满心疲惫,爱得伤痕累累。

    死亡,是她的解脱,也是他的解脱。

    残忍么?可笑么?

    事实便是如此。

    “你,去么?”百里馥翔问道,声音暗哑,带着复杂,不知道是心痛,还是即将扔掉包袱的迫不及待。

    苏锦冷笑:“百里少主是希望我去,还是不去?”

    此人心不静,前途漫漫,若是心境不突破,很难超越,一辈子十之八九止于此地,啧,曾经人人羡慕嫉妒的天才,竟然这种下场,当真是叫人唏嘘不已。

    百里馥翔闭了闭眼,苏锦眼中的讽刺太过明显,越加显得他的卑鄙无耻,他忍不住想,若是当时没有解除婚约,若是当时选择苏锦,结果是不是会不一样?

    “我希望你去。”

    没有如果。

    百里馥翔希望苏锦前去,了却曾经爱入骨髓的女子的心愿,哪怕是仇视的心愿。

    “如你所愿。”

    苏锦出现在苏韵云面前时,才发现这个曾经的第一美人已经面目全非,冰肌玉骨变成凹凸不平的狰狞丑陋,一张皮,从脸上开始到脖颈以下,完全被撕扯开。

    就像,被滚烫开水烫过之后留下的丑陋疤痕。

    不,比之更加叫人惊骇。

    好似感觉到陌生的气息,苏韵云睁开了眼睛,入目是冷漠苏锦,没有害怕、也没有憎恶,就好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冷漠。

    苏韵云眼泪瞬间滚落,昂首大笑出声,声音格外凄凉悲惨,带着浓烈的讽刺。

    我将你当成毕生不死不休的仇敌,你却将我当成可有可无的陌生人,蔑视,果然是最好的报复手段!

    “表哥,对不起,也…谢谢你。”苏韵云依旧在笑,也在哭,一句话断断续续,凝视着百里馥翔那张染了沧桑的脸,而后永远闭上眼睛。

    我恨你,苏锦!恨之入骨!

    可你却用实际行动告诉我,我的恨只是一个笑话,因为你从来不将我看在眼里,不喜不怒,不仇不怨。

    殷红的血水从眼角滚落。

    曾经叫铃音帝国无数少男少女疯狂的女子,就像一朵一毛轻轻落地,掩入尘埃之中,再也想不到当年的风华无双,安然离世。

    压抑的哭声,屋里一处,屋外一处。

    苏锦没有回头去看,只是静静的看着那具丑陋不堪的尸体,死,就是这么简单,轻轻松松闭起了眼睛,完全不知道身边的人如何拍掌道好,如何悲伤难以抑制。

    片刻之后,苏锦道:“百里世家还在等着你,你身为少主那么多年,享受了那么多年,也是时候回报了。”

    若是自责、逃避可以解决问题,世上也就没有崎岖坎坷了。

    转身,大步离去,苏韵云不过是漫长一生中的一颗绊脚石,跨过了也就忘了,哪怕她被其他人踩平了。

    刚走出门,一阵狂风呼啸而来,腰部一紧,苏锦便消失不见了,夜长眠吓一跳,急忙要出手追上去,却见一坨似云非云的东西挡住她:“莫去,自己人。”

    是不是自己人她不知道,但她知道了,那个魔族带走了阿锦。

    熟悉的大山之上,苏锦挣脱上无的怀抱,目光环顾,忍不住自嘲一笑,当时的她多么天真无邪,才会觉得上无对她好是自己的自作多情?一切的一切,上无表现得很明显,而她,太过看不起自己,才会一直处于被动,一直被算计。

    看呐,她的魅力无限,叫尊贵的神,强大的魔,争夺她而大打出手,红颜祸水,不外如是。

    “带我来这里干什么?”苏锦转头,唯有冷漠,平静的看着上无。

    上无长身玉立,一头墨色发丝随风飞舞,黑曜石一样深沉的黑色眼眸凝视着她,情深似海,也算计颇多。

    苏锦忍不住别开头不去看他:“你已经算计成功了,你还要干什么?”

    包括整个圣灵大陆,也包括她苏锦。

    上无走近一步:“有话好好说不行么?阴阳怪气作何?”

    “我阴阳怪气?”苏锦一脸难以置信,什么叫倒打一耙?这人算计了她的所有,还不溶于她生气是么?

    你强大,你牛逼,你就可以理直气壮么?

    上无轻笑,伸手想要摸摸她气呼呼的脸,却被用力打开了,笑道:“不生气了好不好?我承认,我自私自利,为了得到你不择手段,但是,当年你不看我一眼,你心里始终没有我,我只能自己动手,用十万年编织一个大网,将你网在身边,一点点拔出他对你的影响,再一点点把自己塞进你的心里。若你不爱我,我就…就再用一个十万年磨蚀。付出我的所有,就要得到你的一切!”

    苏锦一脸冷漠。

    上无再凑近一步,微微弯腰,三千墨发自肩头滑落,洒满苏锦面容,将之缠绕于一方狭窄天地之间:“告诉我,你心里有我么?”

    灼热的气息打在脸上,浓密柔软的发丝轻轻扫过脸颊,近在咫尺,这个人的眼眸倒映着她的影子,只有她。

    苏锦突然笑了:“上无,你何必问我,你已经算计了一切,当时不曾问过我的意愿,现在询问,有必要么?”

    “怎会没有必要?”上无双手抓着她的肩头,认真说道:“我卑鄙无耻,我自私自利,我小人恶劣,但是苏苏,若我不曾动用手段,于你而言,我不过是你生命中众多过客之一,对么?”

    十万年前的苏苏眼中只有一个人,那个人不是他,所以他用十万年打乱所有,用一张网将她网到身边,紧紧捆绑,叫十万年后的今天,她的眼中只有他!

    他成功了不是么?她心里有他,不过是计较他的欺骗,他的算计!

    过客?

    苏锦扯了扯嘴角,过客都算不上,那时候的上无,其实只是她打发时间的一个小手段,算…玩具吧?谁能想到,这个玩具这般胆大包天,算计了所有人,包括她。

    “你笑什么?”上无头皮发麻,总觉得这个姑娘心里想的和他不一样,双手忍不住收紧,收紧,再收紧,最后绷不住了,直接将之抱入怀中:“苏苏,说一句你心里有我那么难么?”

    他的胸膛依旧宽阔,却多了温暖,不再是当日嫌弃巴巴却不想推开的冰冷。现在的上无,是完整的人,有体温,有热度。

    “天下和我,孰轻孰重?”苏锦闷在他心口,双手抱住他的后背,清晰的感觉到,耳朵下的心跳加快了。

    扑通扑通,越来越快。

    “我要天下,将三界变成我的羽翼,如此,你去哪里,我都会知道。反之,因为有你,我想给你一个自由行走的三界。”上无哑声说道,甚至带了几分颤抖。

    十万年,哪怕当时步步算计,算过怀中女子的反应,真正得到回应时,只觉得心跳加速,血液逆转,额头突突直跳,紧张,而又舍不得平静下来。

    “苏苏,能不能…抱紧我不放?”一直一直不放开。

    苏锦张嘴咬了他一口,得到的是更用力的拥抱,闷声道:“我的十万年尽数掌握在你手中,我的未来你能叫我自己做主么?”

    “不能!”上无顿了顿,心口很疼,脑子却很清醒:“但,你的未来里有我,那么我…但凭你做主。”

    苏锦闷声而笑,将三界变成他的羽翼,将她笼罩在羽翼之下,因为她,所以生出这个想法,上无,既然如此,那我将自己送给你又何妨?

    十万年前‘苏锦’要一份感情,要一份自由,十万年后,苏锦全都得到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知足常乐,活在当下!

    眉心花型印记徒然之间光芒大盛,花瓣一片片绽放,点点白光倾洒,落在上无胸膛,隐没不见。

    上无眸光亮了又亮,脑海中,那抹被他强行安插的红线终于变得清晰:“苏苏…”

    “我在,你说。”

    说什么说?直接做!

    上无笑了一下,猛然推开怀中的女子,上无俯下身,亲吻那微启的红唇,心口嘭嘭直跳,眼眸忍不住湿润。苏锦愣了下便放开了,既然选择接受,段没有矫情的道理,小手抓着他的衣襟,昂首,接受那人全心的宠爱。

    天空之上,一颗星辰闪过,长长的尾巴拖拽出耀眼的光芒,没多久,第二颗星辰带起亮光,紧接着,第三颗、第四颗…

    大片流星倾洒而下,明亮壮观。

    “啊,什么是守得云开见月明?这就是,十万年的主子可怜兮兮,凄凄惨惨,十万年,步步为营,步步算计,终究还是将夫人抓到手中。啧啧,第三者,其实也可以上位,端看手断了…”血魔隐藏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徒然,一抹来自灵魂的窒息感吞噬他的心智,血魔急忙转身,头也不回的撒丫子逃跑:“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什么都没有说,真的!”

    “活该!”某处地面传出一道冷硬的嘲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