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 楚乔传原著:11处特工皇妃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潇湘冬儿 > 楚乔传原著:11处特工皇妃

第292章 文 / 潇湘冬儿

    进城的那一天,是个无比晴朗的日子,天空蓝澄澄一片,连朵云彩都没有。巍峨的宫殿坐落在金子般的阳光下,熠熠生辉,仿若一只巨大的金兽盘踞在十里繁花之间,气势磅礴,却有几分脂粉味。如今的唐京城内也是一派繁华之色。

    云笙骑在马上,一路奔驰,四月桃花已飞尽,满地残红,飘飘荡荡地在马蹄间打着旋。

    “吁——”她轻喝一声,稳稳地停住马,翻身便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客栈的小二眼尖,大老远便见这女孩骑马而来,年纪虽不大,却通身透着股贵气,让人不敢小瞧。小二忙不迭地迎上前去牵住云笙的马,笑吟吟地说:“姑娘打尖还是住店啊?本店有清静的上房和上好的酒菜。”

    云笙一言不发,转身便往里走,店小二讨了个没趣,独自牵着马去了马棚,云笙扔了一锭银子在客栈老板的桌上,沉声说道:“要间清静的客房。”

    老板见她面色不善,也不多言,只走在前面引路。房间自然是不能同家里的比了,但好在还干净。老板刚一出门,云笙一张冷冰冰的小脸就垮了下来,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委屈得几乎要掉下眼泪来。

    没良心的爹爹,没良心的娘亲,没良心的荣哥哥!

    她都走了这么久了,却没一个人来追她,难道真的要她在外面自生自灭吗?呜呜,腰好酸,腿好痛,骑马骑得大腿都要磨破了。她揉了揉眼睛,使劲吸了吸鼻子,将快要掉出来的眼泪忍了回去。

    不能这么没出息,她就不信了,她自己一个人难道就没法行走江湖吗?她就是要那帮人看看,没了他们,她照样能过得好好的!

    傍晚的时候,云海客栈的生意突然好了起来,楼上楼下的几间客房全都定出去了,而且这些客人还一个个财大气粗,给了不少赏钱。掌柜的笑得合不拢嘴,连忙给财神爷上了几炷香,烟香袅袅,越发映衬出客栈的幽静。

    云笙从房间里出来,站在二楼的楼梯上,一时间有些恍惚。这是她第一次自己出门,之前只想着要来唐京,可是真到了这儿,却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店小二看到她,忙几步迎上来,笑着说道:“姑娘要吃饭吗?”

    云笙摇了摇头,问道:“你们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吗?”

    店小二为人机灵,闻言眼珠子一转,“姑娘是外地人?”

    云笙点了点头,店小二一笑,立马口沫四溅地为她介绍起唐京的胜景来。云笙静静地听了一会儿,眼睛一亮,问道:“那晚上还放烟火?”

    店小二道:“那当然,芦花巷最是热闹不过,姑娘要是没去过,那可真太可惜了。”

    他话还没说完,云笙就飞一般跑下楼,出门便走了。掌柜的看了眼她离去的方向,回头问店小二道:“那位姑娘去哪儿了?”

    “芦花巷。”

    “你告诉人家晚上那里有烟花放?”

    店小二点头道:“是啊,今儿不是庙会吗?”

    掌柜的闻言,眉毛一挑,骂道:“你个猪脑子,明华寺的智明方丈圆寂了,官府说了一个月内不许放烟花。”

    店小二这才反应过来,将肩膀上的毛巾一扔,出门就追了去,可是哪里还有云笙的影子?掌柜的站在柜台里唉声叹气,那小姑娘似乎脾气不怎么好,待会儿回来可别冲我发火才好。

    云笙赶到芦花巷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这沿河的一条街都冷清清的,哪里有那店小二所说的热闹景象?夜风有些冷,吹在身上凉飕飕的,她蹲在河边,越发觉得委屈。也不知道荣哥哥在做什么,有没有在想她?还是为终于能甩掉她这个小尾巴了,开心得不得了?

    越这么想,她越觉得难过,抱着脸撇着嘴,眼泪汪汪的,突然间就后悔起来。

    就在这时,只听嘭的一声,西面的天空整个都亮了起来,一朵金色的烟花在天空中炸开,像是一朵盛大的金菊。紧接着,又是几朵烟花冲上半空,硕大无比,有如五彩绣丝。灿烂的弧光割裂了漆黑的天幕,将夜空点缀得姹紫嫣红。

    沿河的人家听到声音,纷纷冲出家门,小孩子们拍手大笑,指着天空叫个不停。刚刚还安静凄凉的河岸,这么一会儿就热闹得像是要过年一样。

    云笙毕竟还是个没长大的小丫头,瞬间也看傻了,刚刚的那点苦闷顿时不翼而飞,她笑意盈盈地捂着耳朵,抬头看着一朵一朵艳丽的花在高高的苍穹里绽放出无比绮丽的风华。

    烟火足足放了有半个多时辰,停下来之后百姓们仍旧不愿散去,聚在河边热热闹闹地讨论着。

    云笙心情好,胃口也就跟着好起来,寻了家店吃了碗面。吃饱喝足后,就踢踢踏踏地回客栈去了。

    第二天一早,唐京的百姓们都在讨论昨晚的那场美景,毕竟就算是平时的庙会,也只是燃放些普通的烟花罢了,远没有昨晚的那么瑰丽,据说是一位富商放的,还给明华寺捐了一大笔香油钱。

    云笙昨晚睡得太晚,加上这几天在路上也没怎么睡好,这一觉竟然睡到了下午,出门的时候,太阳都快要落山了。客栈里零零散散坐了几桌人,也不吵闹,一对卖唱的男女停在客栈的一角,男的坐在那儿在拉二胡,女的则在一边唱着小调。两人都很年轻,十七八岁的样子。

    云笙觉得稀罕,便要了壶茶和几样点心,找了张桌子坐下来细听,只听那姑娘唱道:

    东数二十一,西数九十九,阿哥家在村东头,门前拴着狗。

    前望狗也叫,后看狗还吼,拿把石头扔窗头,出来走一走。

    歌词虽然粗鄙,却另有一番滋味,尤其是那女孩,每唱一句,便回头冲着那个拉二胡的男子笑一笑,那男子也眯着眼睛看着她,两人默契十足,笑容温暖得像是冬日午后的阳光。

    云笙正听得津津有味,忽听门外一阵嘈杂,然后便有几个彪形大汉闯进来,一脚踢翻了男子的凳子,上前拉住女孩道:“就是这小妞,怎么样,长得不错吧?”

    那男的连忙爬起来就要往前冲,大喊道:“你们是什么人?放开她!”

    那大汉一脚将他踢开,哈哈大笑道:“瞧你那德行,老子看上她是她的造化,不然跟了你,这辈子喝西北风去?”

    那女孩子被吓坏了,大叫着男子的名字,失声痛哭起来,可怜极了。客栈的众人却也是敢怒不敢言,更没有人要去报官。

    云笙坐在一旁气得不得了,没想到天子脚下也会发生这样的事,她冷冷地说道:“你们是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还有王法吗?”

    那大汉闻言,转头一看,嘿嘿笑道:“这位是哪家的小姐,没想到这唐京城还有这样的美人,怎么不曾见过?”

    云笙说道:“我不是唐京人,喂,你快放了她,不然的话我定不饶你。”

    那名大汉哈哈一笑,说道:“我若是不放呢?”

    云笙暗道,自己好歹也跟娘亲学过几招,也不知道好使不好使?虽然平时在家里号称“打遍天下无敌手”,但是真到了这时候,心里反而没底了。可是还没等她动手,那名大汉就已经凑上前来,一只毛乎乎的大手向着她的肩膀抓来,云笙慌乱中也忘记了什么招数,胡乱地伸手便向他拍去。

    谁知刚刚碰到他,那人就突然惨叫一声,抱着胳膊倒在地上,哇哇大叫道:“好硬的功夫!我的胳膊断了!”

    其他的地痞闻言,齐齐冲上前来,云笙被他这一喊也吓了一跳,不过自信心顿时膨胀起来。往日练过的功夫也一一回想起来,打得倒也有模有样,三拳两脚下去,就已放倒了一片,众大汉一个个惨叫连连,跪在地上苦苦求饶。云笙冷冷地训斥了他们几句,说了些以后不许再为害乡里之类的话,就放他们走了。卖唱的夫妻俩更是千恩万谢,一口一个女侠,听得云笙舒服极了。其他客人也暗暗咋舌,没想到这小姑娘看着文文弱弱的,功夫竟然这么好,几下就将那些大汉全打倒了,再看云笙的眼神,自然带上了敬畏。

    出来这么久了,云笙终于享受到了侠女的待遇,心情好得没话说,连晚饭都多吃了一碗。

    第二天早上,云海客栈来了位匡扶正义的美丽女侠的消息,在唐京城里不胫而走。治安向来好得一塌糊涂的唐京城已经好久没这样的热闹了,甚至还有人想要住进来,好一睹女侠的真容。

    云笙就这样在唐京住了下来,开始的时候还很开心,除暴安良,仗义疏财,很有江湖大侠的风范。可是一个月过后,她便有点想家了,再出去帮助弱小的时候,也没了最开始的那种兴奋。

    这天下午,云笙出门的时候,突然看到街上有卖螃蟹的,便不由得想起娘亲是最会做螃蟹的,荣哥哥也很喜欢吃。卞唐这边比青海要暖和,不知道家里现在有没有螃蟹吃?

    正在出神,忽听一旁有小孩的哭声,一个妇人红着眼睛拉着一个八九岁大的孩子,边打边骂道:“你跑哪儿玩去了?我到处找你,你想气死我是不是?”她口里骂得凶,手里的板子却越打越没力气,终于一把扔了板子,嘤嘤地哭起来。

    云笙愣愣地看着,觉得胸口闷闷的,非常难受。

    娘亲应该也急坏了吧?还有爹爹,虽然平时冷冰冰的,但其实最疼爱她了。还有荣哥哥,会不会到处找她?她这么任性地跑出来,他又该有多着急?

    “小姑娘?小姑娘?”

    云笙回过神来,只听那卖螃蟹的摊主问道:“你要买螃蟹吗?”

    云笙眉头一皱,“你这螃蟹能活多久啊?”

    摊主道:“若是拿出来,那没一会儿就死了,若是在盐水里养着,倒是能活几天。”

    云笙闻言一笑,说道:“那你给我两个罐子,里面装上水,我要养着。”

    摊主一愣,听说过养花养鸟的,倒没听说过养螃蟹的,他答应了一声,便手脚麻利地装好递给她。

    云笙提着两罐子螃蟹,乐颠颠地回了客栈。

    云海客栈的天字三号房,和云笙的房间只隔一条走廊,这房子临水,下面便是一汪碧湖。两侧绿树成荫,繁花似锦。如今窗子开着,只见李青荣着一身斑斓软袍,大袖翩翩,墨发束起,懒散地靠坐在藤椅上,微闭着眼睛。他身前竖着一根钓竿,鱼线很长,一直垂到二楼下面的湖里,也不知道这样能不能钓上鱼来。

    明喜走到他身边,小声地说道:“公主刚刚买了几只螃蟹回来,用罐子装的,已经回房了。”

    李青荣闻言,眉梢微微一挑,嘴角扯出一抹笑意来。

    “小丫头,总算疯够了。”他打了个哈欠,伸着懒腰站起身来,“去去去,收拾一下吧,准备回喽。”

    明喜点了点头,问道:“主子不去见皇上一面吗?若是让皇上知道您回来了却不去见他,怕是会不高兴。”

    “笨,那就别让他知道。”

    “是。”明喜答应了一声,转身就要出去。

    李青荣叫住他,说道:“对了,记得多买点螃蟹,放在马车里好生养着,路上找机会去把她罐子里的那几只换了。别等她到了家却带了几只死螃蟹,回去再哭鼻子。”

    明喜嘿嘿一笑道:“还是主子想得周到。”

    李青荣知道这小子是在笑话他,也不生气,挥挥手道:“去,出去盯着点。”

    明喜笑着出了门,来到后院,却见前几日被云笙揍了的那名大汉正在院里站着,身后还跟了一群地痞流氓。那大汉见明喜出来喜不自胜,连忙迎过来,笑容满面地说:“老板好,这几个也是我兄弟,绝对的生面孔,我们这回又想出新花样了,保证让您家小姐……”

    明喜打断他,道:“我们家小姐就要走了,以后也用不着你们再演戏了,这些钱是我们主子给你们的赏钱,都回家去吧。”

    那大汉一愣,顿时垮了脸,“啊?你们家小姐不玩了?”

    明喜上去就踢了他一脚,笑骂道:“快滚!管住自己的嘴,今晚谁也别出来,等明天我家小姐走了,你们再上街出摊。”

    大汉答应一声,便带着几个兄弟走了。

    另一名侍卫走上前来,对明喜说道:“头儿,那姓刘的商人来问,那些烟花还要不要了?”

    明喜道:“要,让他今晚都放了吧,钱照付。”

    这天晚上,唐京城里又是火树银花,热闹非凡。遥远的翠微关内,却有两个人夜不能眠。

    楚乔拿着信使刚刚送来的信,反复地看了好几遍,拉着诸葛玥气势汹汹地问道:“喂!你就帮着小荣儿这么欺负珍珠?”

    诸葛玥眉梢一挑,斜睨了楚乔一眼,淡淡地道:“那怎么办?你又怕她学功夫辛苦,她又梦想着闯荡江湖,难道还真让她自己出去单干?”

    楚乔哼了一声,躺回床上,愤愤不平地说:“我的女儿竟然这么笨。”

    诸葛玥撩起她的一缕发丝绕在指尖,夜风吹来,似乎有着花树的香气。诸葛玥揽过楚乔的腰,呼吸喷在她的脖颈上,声音低沉地说:“我们的女儿,要那么聪明干吗?”

    第二天,云笙早早地就起来了,店小二依依不舍地问道:“姑娘您要走啊?”

    云笙笑眯眯地点头道:“是呀,我要回家啦!”

    看着诸葛云笙远去的身影,客栈老板不无伤心地说道:“她一来这客栈就住满,她一走就没人了,这姑娘八成跟我有财缘。”

    阳光暖暖的,云笙穿着一件嫩黄色的裙子,骑着小红马,雄赳赳气昂昂地出了城门。没一会儿,一百多匹上等战马护着一辆豪华的马车也跟了出来,李青荣推开车窗,把明喜叫到身前,吩咐道:“叫几个机灵的赶到前面去,安排好休息的茶寮和住宿的客栈,再多找几个当地人在路边等着她,她路痴,别再找不着人问路走丢了。”

    明喜笑道:“主子放心吧。”

    马儿一甩尾巴,打了一个欢快的响鼻,天上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又是一个万里无云的好日子。

    (本卷完)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