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条顿悲歌 - 白色国王 -97小说网
97小说网 ---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97小说网 > 狐丘丈人 > 白色国王

第一百七十七章 条顿悲歌 文 / 狐丘丈人

    一秒记住本站:m.97xs.net

    目睹军队惨遭屠杀,法兰克公爵椎心泣血,涕泗横流。——埃德萨的马修

    肯特东海岸,仙尼特岛。

    日食降临后,王国重臣又聚集到伦敦,参加了一场弥撒,恰逢南方舰队的新旗舰完工,于是自坎特伯雷大主教以下,整个英格兰宫廷都来到岛上的造船厂出席下水仪式。

    仙尼特岛在五港同盟体系内的地位提升主要是由于坎特伯雷大主教伍尔夫斯坦的推动,这座岛屿是亨吉斯特和霍萨兄弟最先登陆不列颠的地方,而他们在不列颠的冒险奠定了盎格鲁撒克逊人征服英伦事业的基础。根据不列颠人圣吉尔达斯和盎格鲁人圣贝德的记录,亨吉斯特登陆四十六年后,埃德加的祖先彻迪克带着五船撒克逊武士登陆,在泰晤士以南建立了西撒克逊人的王国。

    身为撒克逊海盗的后代,埃德加自然不会放过宣传前人“光辉事迹”的机会,坎特伯雷大主教则出于压倒约克主教和温彻斯特主教的心思,亲自为国王操办典礼。

    舰船命名仪式原本是维京人的习俗,坎特伯雷大主教显然不会采用异教徒的血祭仪式,不过和他的前任利奥夫里克不同,伍尔夫斯坦主教对英格兰的天命扩张兴趣更大些,对一些不那么传统的事物也更宽容,尤其是任何能够讨好北方武士的事情,于是,一名肯特水兵自主教的扈从中走出,手持长柄斧,当众劈开一只装满红酒的橡木桶,鲜红液体喷涌而出,飞溅到主教本人的紫袍上。

    两名黑袍修士完成了漫长的祷告,开始朝船体各处泼洒圣水,他们的工作如此细致,几乎每根船桨都被祝福了个遍。

    “陛下,她是由意大利大师参与设计的第一艘加莱赛战舰,比起‘战斧’号加莱赛战舰,增加了一门发射四十磅铸铁炮弹的加农炮,又减少了回旋炮的装备数量,船艏还装配了更强大的青铜冲角,完全可以对抗十艘以上的威尼斯战舰。”

    埃德加身边的沃尔西奥夫伯爵听到这里,忍不住心中一跳,国王难道打算和威尼斯人开战?

    “埃尔夫温,你觉得怎么样?”

    名义上仍然服役于大舰队(scyphere)的埃尔夫温神父用挑剔的眼神打量着这艘耗费工时漫长的巨舰:“对意大利人来说,确实算得上不错的设计,但是现在已经是十一世纪了。”

    来自十九世纪的英格兰国王有些好笑地瞟了眼这个自认为生活在美丽新世界的“风帆狂信徒”——这位神父的理论基础不够精深,但是他比任何一个教授都更熟悉星象、夜间导航和塔塔利亚风格的“新射击术”,而且他还是一个最诙谐的牌友、天生的语言学家。

    “我的腓力表兄刚写信给我,摩尔人又一次越过了赫拉克勒斯之柱,源源不断地向安达卢西亚派遣援军,他希望英格兰能在未来的半岛战事里出一把力。”

    “陛下,我们还在和皇帝打仗……”诺森布里亚伯爵这次没有保持沉默,腓力国王显然是打算引诱英格兰加入南方的圣战,消耗己方国力,以国王的智慧,不会看不出这一点,可是谁知道这艘新船的下水会不会惹得战无不胜的盎格鲁撒克逊之王生出耀武海外的心思?

    “皇帝很快就不是我们的问题了,至于您,我的伯爵大人,尽可以放心回约克去整军经武,短期内不会再用到各郡塞恩了,接下来的战争可不是靠一两艘新船就能打赢的。”

    一艘蓝色单桅快船从东南偏东方向靠近了港口,了望哨很快通知,这不是东海岸常见的佛兰德商船,而是大舰队专用的通讯船。

    密云转眼涌了出来,光线变得越来越坏,人们似乎已能清晰辨认出多佛大灯塔的白光。

    刚刚被命名为“可怖号”的新旗舰如同一只猛禽,栖居蛰伏在港口的火炮工事脚下,戴着金臂环的北欧士兵从通讯船上下来时,似乎也被这艘新船吓住,然而东方的紧急军情不由他忘记自己此行的使命。

    能在这里见到国王本人自然大为出乎他的预料,但也让很多事情变得更容易了。

    “罗德里戈大人现在在哪里?”埃德加紧盯着这个皇家侍卫。

    “彭布罗克伯爵大人还在戈斯拉尔,前线的军队已经在向美因河撤退。”

    四周并没有其他耳朵,国王也知道很多事情不会直接写在信中,因此,优秀的信使必然有着出众的记忆力。

    “前线到底发生了什么?”

    “陛下,士瓦本公爵伏击了赫尔曼国王的队伍,策反了一些卢森堡人,让他们向我军求救,诺曼底公爵便和萨克森公爵大人一道出兵支援……”

    埃德加心中了然,一定是埃德蒙坚持出兵,而罗伯特多半是打算贴身保护自己的儿子。

    “然后呢?”士瓦本人虽然能征惯战,不过怎么也不该是英军和诺曼人的对手。

    “阿勒曼尼人很快被我们打退了,王子殿下说,必须救回赫尔曼国王……”

    埃德加几乎能想象到腓特烈的狂喜了,能如此轻松地欺负一个雏,那个魏布林根的杂种当时一定笑得肚子疼吧。

    “你们一定是继续撵着那群兔子的屁股追下去了吧?”埃德加简直想用马鞭把儿子狠狠抽一顿。

    “是的……”皇家侍卫的声音有些不自然,他正是王子本人的贴身扈从,追击开始后,他第一个抛下炮兵,拥着王子的战马狂追不已,如果不是保护主君的本能,恐怕陷在阵中的少不了他自己。

    埃德加最终从信使口中得知了一切自己想知道的情报,罗伯特显然在最后一刻主动为自己的儿子当了替身,否则现在自己已经输掉了这场战争!

    赎回一个诺曼底公爵和赎回英格兰王位继承人的价钱当然不可能一样。

    既然主力已经撤退回法兰克尼亚,接下来恐怕就是和亨利四世举行谈判了,策林根的士瓦本人和韦尔夫的巴伐利亚人仍在,虽然赫尔曼这个“大蒜王”最终证明了自己只是盟友的负担,可是眼下在德意志称王的还有鲁道夫的儿子跟埃格伯特边伯,他们存在一天,皇帝和士瓦本公爵就不会将英军当成生死大敌。

    但是如何善后是一回事,如何教育继承人又是另一回事了,如果未来的英格兰国王在世人眼里就是一个鲁莽的蠢货,别说随时虎视眈眈的外敌,恐怕就连王国的领主们都会蠢蠢欲动……

    此刻的斯陶芬堡中,士瓦本公爵腓特烈脸上一丝笑容也没有,他对自己的智谋一向很有信心,但是他没想到,即使在困境中,英格兰人也能给自己造成如此惨重的杀伤。

    装备精良的英格兰民兵在掷弹兵进行曲的乐声中齐步后转,如墙而进,伴随临时列出密集锥形阵的诺曼骑士反复猪突,如果不是自己亲自带骑士冲锋,恐怕敌人一轮便能溃围而出。

    自己身下战马已经换了三匹之后,那群人形牲口居然战意分毫不减,只是不计损失地反复猛打猛冲,前所未闻的悠扬军乐至今都在腓特烈的耳畔回响——奇耻大辱,那怪兽一样的军阵,不断吞噬着所有条顿人的自信,如同北海怒涛,冰冷地裹住士瓦本武士最滚烫的战争灵魂。

    公爵差一点就下令全军撤围,只是他的坚毅本性阻止他低下雄狮般高傲的头颅。

    但是骑士们比自己的公爵要现实得多,英格兰军势如此之盛,就连他们的丹麦盟友都望之心惊,双方在山谷舍命厮杀半日,不断发出震天战吼,枪折剑断之响不绝于耳,直到近百波洛夫骑射手出现在战场,为英军打开了一道缺口。

    身披鳞甲的库曼佣兵在马背不断撒放箭矢,指挥他们的则是一个诺曼骑士,他们的锥形铁盔顶上插着不同颜色的羽毛,仿佛一团彩色的风暴,从马鞍形的谷地尽头出现,侵略如火地打穿了条顿人的战线,将许多筋疲力尽的英格兰塞恩从长枪铁尖拯救出来。

    随着天色变暗,胜利的斯陶芬军队和突围而出的英军几乎默契地同时停战,维持着军纪的英军甚至救出了一部分丹麦盟友,大部分诺曼骑兵早已率先突围而出,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公爵已成了敌人的阶下之囚。

    战后,腓特烈公爵打扫战场,发现了大量珍贵的钢甲和武器,还有尸堆中间奇迹般毫发无伤的诺曼底公爵。

    那一刻,他已经知道这场胜利将为他在帝国内部带来巨大的声望,然而一想到近乎被摧毁的斯陶芬大军,他的脸上仍然布满泪水。

    [搜索本站:97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